English Version:
http://hkcolumn.blogspot.hk/2016/02/your-neutrality-is-largest-protection.html

香港有群人異常迷戀中立,佢地最鐘意同你講:
「總之你犯法就唔啱。雙方都有人做得不對呀!
兩邊都有錯,警察開槍係唔岩;但示威者掟磚都唔岩。」
呢堆說話既潛台詞就係:你都唔怪得人地開槍。

呢種說法旁人聽落乍似公正,實得白痴得可愛。自從雨傘革命至今,不斷都有呢種白痴到極點既講法。
好似所謂既全面思考,所謂既中立,就係要各打五十大板咁。

問題係雙方的「錯」對等嗎?雙方的權力對等嗎?雙方的武力對等嗎?
有D說話撇除曬所有既背景去講實岩架!而呢D說話有個統一既共名:廢話。

打人就係唔岩。
實係架!如果你唔講埋對方打劫緊你,仲用刀指住你個仔既話。

佔領就係唔岩。
咁都唔代表朱經緯有權係街就亂揮警棍。

搞喊細路就唔岩。
實係架!除非你睇到香港細路既奶粉被人搶曬。

總之踢篋就唔岩。
佢地既篋塞滿曬上水,我又唔識輕功篋上飛。

講粗口就唔岩。
所以換來學校被圍係對等合理既待遇?

抽掉一切的背景資訊去討論,不是中立,只是愚昧。
市民可以動用既武力,同警察的手槍,對等嗎?
市民在動武後面對的後果,同警察開槍的後果,對等嗎?
七警打人,無罪。朱經緯打人,無罪。市民不斷被捕入獄。
咁叫大家都有錯?咁叫公正中立?

當一個大人打細路既時候,細路還拖,你會唔會話兩個都有錯?打架就係唔岩?
一個正常人就應該幫個細路,譴責個大人。但迷戀「中立」既人就會講出上述個D扭曲既廢話。

讓我們細心一想,這群香港人有什麼資格中立?判官才有資格中立,香港事香港人本身就是持份者之一,死要「中立」的人最擅長把所有事裝作事不關己一樣去評論,像是在討論某第三世界落後國家發生的事般超然脫俗。
一般人受到迫害時會有兩種反應,一種是奮起反抗;另一種,是從現實抽離出去,讓自己由受害主角變成電影觀眾。從而把自己所受傷害創傷降低。

「中立」的人正是後者,自以為中立就不會受到傷害,誰不知自己在為政權護航,為政權繼續欺壓人民當保護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