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面面俱圓,基本上個個都想。

唔得罪人,同個個都有兩咀,大家對你冇乜壞印像,當中境界比世界仔更高,因為世界仔係會比人討厭,只係喺背後先講你咁解。但做人冇咩可能咁完美,你要知道好多事都有立場,而有立場就一定有對立。你要食哂兩家茶禮除非你收得好埋,保密功夫做得好好,如果唔喺你一定會變過街老鼠。例子有民主黨等黨派又想班後生追求民主嘅人支持,但又唔肯同中共反面放手一搏,結果政府又睇你唔順眼,市民又笑你冇撚用。

于日晨成名於高登,靠甜故上位,但係佢最近一篇所謂聲明當中見到佢自稱「已故高登仔」,亦都希望「從良」所以唔再寫甜故。其實寫甜故冇問題,只要你寫得吸引就吸引到讀者,一路向西依類題材咪一樣可以拍到電影。只不過可能而家人地自覺出名,要離地要清高,所以先同甜故仲有高登佢認為喺「低層次」嘅地方同題材劃清界線。

當佢「獨立」後又學民主派行溫和和平路線,即係我口中果種認為「就算面對坦克都要用愛與和平穿透對方內心,令對方心甘情願放低武器再跪地痛哭,然後大叫一聲媽我知錯啦」嘅人。可能佢寫故事寫上腦,覺得自己有咁嘅主角威能,或者覺得自己喺新人類大家都明佢個心點諗又可以互相理解。

正如我一開頭咁講,行中立路線其實兩面不討好,只不過于日辰身為作家,身為靠文字唔係靠政治嘅人,只要佢閒時出黎講下民主加油同支持香港人基本上班後生就會收貨。只可惜今次依件事佢又想食埋溫和派依條水路,結果搞出個大頭佛,最後仲搞到要寫篇小氣文出黎扭計博死忠呵返。當自知自己柒左,正常人一係自嘲一係深潛,篇篇于日辰仲要擺出一副「我柒左,不過我要屌你拎返個尾彩先,你吹咩」嘅咀臉出黎,其實佢好有做警犬嘅潛力。

古有呂布本姓呂先跟丁原後拜董卓,如今有于日辰脫高登抗甜故扮民主。如今香港三姓家奴,于日辰當之無愧。我已經冇寫佢娘親,冇提佢生活,希望唔會再傷害到佢同中國人一樣脆弱嘅玻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