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是天生的報復者。沒錯,因為報復是維繫社群的必要元素,以德報怨,何以報直?沒有報復的關係很快會淪為其中一方予取予求的剝削壓搾,這種關係勢必不能長久,社群會以光速分離崩塌。

一日佔中期間濫權的警察還未被清算,人們發現不能以法律報復他們時,這種針對警察的法律外手段(還是叫「規避法律」?)報復行為都難以平息。

這是情感層面。道理我都懂,但問題是,程度要去到哪裹?

例如說,看到那張警察跪在地上的照片時,我真的非常,非常爽。整個杏仁核都在描搐那種爽。不過這種心理上的勝利感不會持續太久,即使有人揍了警察,我仍然那麼恨他們,不會認為我們已經成功報復警察啦可以收隊啦從今以後大家回到和理非非的模式吧。相當地,警察也會以比示威者更高一層級的暴力應對(甚至殃至記者),於是我們更恨警察。這就是所謂的仇恨螺旋了。

我難以對騷亂做出任何評價,若果七警、朱經緯事件後,港人如常生活,警察繼續UN UN腳,那麼警察濫權就會成為我們企盼的日常--不要以後「你唔去示威咪冇嘢囉」,權力如同毒藥,吃得越多越上癮,近年多宗警察強姦非禮案,受害者難道通通都是示威者?但同時,即使我們施以報復,換回的也只有更嚴厲的報復反噬回來,報復繼續成為下一次報復的火種,直到其中一方燃盡為止。而我知道,更容易燃盡的是哪一方。

若果人們的怒氣有另外一個出口,例如法律,例如獨立的監警會,例如站在法律方的律政司,這份怒氣原本不必全導向警方的。可惜,這也只是如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