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itional justice為一個產生於戰後對於國家或者政權過去所非人道的罪行進行重新調查審判以及反思過去的過程,而在執行上最讓人拿來討論的典範莫過於德國,但在德國不管處理納粹或者東德的經驗上我認為不能夠直接將其全盤的移植於現今中華民國所統治下的台灣,在觀賞《謊言的迷宮》( Labyrinth of Lies )這部電影後使我有更深的體悟。

《謊言的迷宮》( Labyrinth of Lies )為一2014年於德國上映的電影,預計於今年3月於台灣上映,故事主要在敘述德國在戰後對於過去納粹德國時期的歷史清算的過程,戰後初期的德國對於納粹德國所執行的任何非人道的屠殺的態度並不若現今德國般積極,乃由於第三帝國所進行的斑斑劣跡不僅僅只是希特勒與其納粹黨徒所為,而是整個國家都參與其中,因而在戰後的德國都選擇保持緘默,打算藉由遺忘來處理這不堪的過去。

而年輕的檢察官Johann Radmann懷抱著對於司法正義的熱情進入到了國家的檢察體在一次次的意外過程下接觸下踏上了追溯納粹黨人的迷宮當中,每一次的抽絲剝繭調查讓他在這個迷宮中越陷越深,調查的過程中不但受到周遭同事的冷嘲熱諷也面臨到了缺乏證據以及追溯期已過的種種問題也讓他逐漸了解到納粹德國的犯行不單單只是希特勒、門格勒、艾希曼以及任何一個黨衛軍的隊員而是整個國家與民族都涉入其中,甚至是他所景仰的父親也參與了這場人類歷史最為血腥的一頁,種種困頓使他陷入了無限的迷惘當中。

在其鍥而不捨的追查下最終促成了六零年代著名的法蘭克福大審,包括艾希曼在內的納粹黨徒以「服從上級命令」為自己辯白的藉口不再是其無罪的理由,開啟了德國對於自身過去的罪行的反思,也是德國歷史清算新的再開始,代表著不僅是戰後由盟軍主導且流於形式的去納粹化被揚棄,德國開始嚴肅的面對著這一沉重的歷史以及法律問題,奧斯威辛的倖存者也能夠打破緘默將自身的故事告訴世人而不是被永遠遺忘。

而在歷史清算台灣完全不能與德國相比且我也認為也不適合作為類比,不管是戰後ROC對台灣的二二八屠殺以及其流亡於台後所實施的白色恐怖,至今真相不明,也無任何的加害者受到審判,且作為加害者核心的中國國民黨不但存續至今甚至還取得了多數民意的統治合法性,而至於為什麼不能拿來兩相比較,則是在於作為德意志民族的國體始終存在,更迭的僅是威瑪共和、納粹、與戰後的兩德間不同的政體,而台灣卻是作為戰後被收編於中華民國此一中華國體的新領土,將台灣一併的融入了其十九世紀創造的國族當中,因此德國的歷史清算是立基於德意志民族對其自身的檢討與反思,而台灣的歷史清不應該僅止於威權與民主之間的來回拉扯,更重要的是必須了解到其受到外來政權統治下統治者與被統治者之間民族的差異,在威權與殖民兩造的清算上同時進行才能謂之屬於台灣人完整的歷史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