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年「9・28」當晚,坊間一度流傳「差佬」有意對群眾開槍。儘管傳言後來不了了之,「差佬」今晨卻用向天開槍、把槍口指向人群作出了遲來的回應。原來港共真的有意殺害香港市民。當「國家機器」全面失控,市民出於自保而採取適度的武力,此其實是合情合理。

港共將市民「以武制暴」的做法定性為「暴亂行為」,乃不折不扣的歪曲事實!我們不妨追問:(1) 為什麼港人故意要在農曆新年發動「暴亂」?(2) 為什麼「暴徒」內有不少前途一片光明的大學生 (如梁天琦、顧博謙等)?(3) 為什麼「暴亂行為」僅限於掟磚頭、打「差佬」、設路障、放火,卻沒有到處設置炸彈、砍人?

說到底,若然沒有食環署嚴厲打壓無牌熟食小販、「差佬」判斷失誤而開錯了槍、港共對「雨革」失敗後所積累的民憤不聞不問,「魚蛋革命」(Fishball Revolution) 根本不會爆發!始作俑者既在港共一方,689 還要說:「我們不應該為任何的暴亂行為作任何一些姑息的評論」,半點自省之心也欠奉,世上只怕沒有如此無恥的政府首長。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表示,所使用的是「最低程度」武力。可是,資深警員、「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前主席鍾錦華於 2007 年曾經指出,本港人口稠密,向天開槍將有機會傷及途人,警例對警員使用槍械有嚴格規定,不容許向天開槍。據此,「差佬」使用的武力怎會是「最低程度」?

「無線電視」新聞部不問是非黑白,一味附和港共,言必稱「暴徒」。新聞工作者的客觀、中肯,可謂盡毀於其手。至於「民主黨」、「公民黨」的公然譴責,只反映他們完全落後於形勢,終為時代的巨輪所淘汰。

著名作家雲海在面書上留言:「對唔住!我真係乜都唔想講!剩係好掛住英國佬!」,又曦則說:「人生有啲位,係無得騎牆。我永遠選擇企喺雞蛋果邊。永遠」,時事評論員林忌說:「拜年團聚,說起昨夜,家慈:示威者都忍果班亂打人的差人耐啦。家嚴:擺檔都唔畀?梗係打啦」,對抗爭者一面倒的同情、諒解,正好突顯港共的不堪、「無線」的偏頗、「泛民」的錯判。

況且,回想「龍和道潰敗」時,「差佬」曾經洋洋自得在天橋上鼓掌,以及恐嚇會強姦一名女抗爭者。現在「暴徒」來個「以直報怨」,有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