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申猴年正月初一,距「雨傘事件」(對,我覺得不可稱之為革命,因無變革之心)已有年半,是夜可真謂「擴闊了抗爭的想像」。
 
年半以來,縱有議題、荒謬不斷,卻始終未成氣候,欠缺了一個勢,無勢則難以順水推舟,但初一夜,因為小販、宵夜檔被阻被趕,終於爆發了一次「暴動」。
 
每逢農曆年喜慶,家家戶戶紛紛拜年,食個飯、打下麻雀,席間自有禮讓,肚子填不飽,歸家時分幫襯車仔檔,食個宵夜係常事,亦係一種文化。
 
可惜車仔檔又好,小販又好已經賣少見少,香港獨有文化正步向滅亡,而背後當然有人操控這一切,無牌固然違法,但政府不監管不發牌就是變相消滅你。
 
那些羨慕台灣,去觀摩選戰指點江山的人,有沒有去台灣夜市遊玩吃喝?覺得對方好,為何香港又不效法,只是默默不作聲,任由此情此景面目全非,再加上提高其門檻,要花數十萬搞架什麼流動車,完全趕絕低層創業謀生之路。
 
講回該晚,家住屯門的我回到樓下,已見食環和商場保安,數步之遙就有一個站崗,當時已經火冒三丈,及後再從網絡得知旺角、良景衝突驟起,更是不忿。
 
當中又尤其旺角,據悉曾有警察向天開槍示警,真的槍聲一響除舊歲了,沒有在現場的我不知事情演變,但也不太需要知道詳細,只知有幾個場面,如警察出椒、椒中同袍;又出動防暴隊;市民一方掟磚、燒垃圾桶等。
 
不再靜坐,不再唱今天我,而係實實在在的抗爭,這代表了香港人意識到不動手的話,就無法堅守、保衛自己所要守護的事物。
 
有謂無牌擺賣犯法,影響衛生健康;又有謂警察執法而已沒有錯;這不是對錯問題,只係智力有分野而已。又或有人說應該對準政權,現在衝突只不過消耗民氣,警察都是打份工。現在警察是否權力機器?衝突來源是否來自政策失當?
 
我們係要奪回自己所失去的價值,守衝香港應有的尊嚴,只是要活出作為一個人的生命。
 
拒絕再做奴隸、再做二等公民。隨著這兩下槍聲,這場本土捍衛戰,希望能除舊歲,香港迎來新變,重返正軌。
 
p.s. :希望被捕義士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