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記得尋晚食完團年飯已經知道旺角食環黑警聯手阻街,唔比市民每年一次盡情掃街。當時有人同食環理論(或者爆粗),而警察就照樣一句奉命行事。我有講過民以食為天,我有話過你唔比人食野會比人爆春袋,但我點都估唔到依件事唔係發展到燒春袋,而係燒垃圾、垃圾桶、甚至的士。我打一晚通宵麻雀,同FACEBOOK斷連六個鐘,完場落街搭車一望,旺角就因為一粒魚蛋而再次變成戰場。香港容不下一粒隨街可見嘅咖哩魚蛋,反而將黑警開槍合理化,視為理所當然。一個咁樣嘅地方真喺仲算得上和平,仲可以講理性?

夜市一直都係香港農曆新年其中一個最吸引嘅地方。喺條街搵下有咩好嘢食,炸大腸臭豆腐串燒魚蛋任君選擇,檔檔都大排長龍。上年我都喺在場嘅一份子,只係估唔到一年光境,同樣地方、同樣文化居然有一個咁唔同嘅結果。其實香港人一直好忍得,香港人唔會因為少少事就衝出黎嘈,就算嘈上黎都好克制。我相信如果香港人不滿嘅只有「冇夜市行」的話佢地最多嘈食環兩句,唔會有進一步行動。但點解今次一粒魚蛋可以引起咁大反應?好大原因係因為政府依兩三年做嘅事一直都迫緊香港人向後退,而家仲要退到連食一粒魚蛋嘅自由都冇埋。今次魚蛋革命只係一條導火線,一個令香港民眾忍唔住要發火嘅引爆點,香港人反抗嘅原因唔係冇魚蛋食,而係而家香港人已經連想食魚蛋嘅機會都比政府奪去,當中嘅怒火係前所未有。點解我咁講?你睇下雨傘果陣極限都係瞓馬路,有冇人燒野做障礙物?有冇人起磚反擊黑警?

政府一方面壓榨香港人所餘無幾嘅自由,一方面繼續比黑警依個淪為政府工具嘅垃圾團體權力無限放大。咩警例唔到危險時候唔比開槍、咩向天開槍示警係唔容許、咩以最低武力解決事件,自稱精英嘅黑警冇一樣做到。市民未扔野出警棍扑到人一地血,市民企埋一齊就胡椒噴霧、扔垃圾扔磚就用槍指住市民同開槍,我睇唔出咁樣點為之最低武力。警例更加一早淪為廢物,開左槍之後加返句警員果陣感覺到生命威脅就搞掂,比我寫返工遲到嘅原因更兒戲。向天開槍之後跌返落黎嘅子彈一樣有殺傷力,可以搞出人命其實外國一早有先例,但好明顯香港政府同黑警從來唔當香港市民嘅人命係一回事。面對住咁嘅政府同渣滓,其實大家一早應該要知道最有效嘅溝通方法就係用行動。單單今次燒垃圾燒車已經見到上次雨傘遇人殺人嘅速龍隊唔敢再聲大夾惡,更有落單嘅速龍落入群眾比人拳打腳踢,老實講見到都幾心涼。黑警一向欺善怕惡,若果市民唔再一味任佢地打,會反抗甚至打返佢地轉頭,又或者識用汽油彈依類簡單又有效嘅武器,我絕對相信到時要驚嘅喺警察。

當市民比人識到連魚蛋都容不下嘅時候,奮力抗爭去搶番我地應有嘅野其實係應份。若果黑警可以任意用子彈同武力,咁點解市民永遠只可以企喺被打果一邊?當香港已經變成容得下子彈但容不下魚蛋,我地就應該用子彈去承擔番我地失去左嘅魚蛋,話比香港政府知道,喺香港真正話事嘅唔係政府、唔係中共、唔係黑警,而係我地——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