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復活節(復活主日)是幾月幾日?

不知道是很正常的,就連教友很多不看教會年曆也不知道,因為復活節年年在西曆上的日子都不一樣。而對於禮崩樂壞的福音派來說,由於彼等無教會禮儀年曆,只能人云亦云,見今年的西曆上寫了那天是復活節才隨便的準備,完全沒有節期的意識。近日普世教會正在討論「修改」和「統一」復活節日期;這一建議起源於埃及科普特正教會的教宗塞奧佐羅斯二世(Tawadros II);他提出普世教會應統一在每年四月第二主日紀念復活節,而去年他與教宗方濟各會面時,方濟各竟然表示同意。在此之前,正教會君士坦丁堡牧首巴多羅買一世(Bartholomew I)以及正教會安提阿牧首依納爵·阿弗雷姆二世(Mor Ignatius Aphrem II)已經表示同意(http://en.wataninet.com/coptic-affairs-coptic-affairs/church-affairs/popes-francis-and-tawadros-agree-one-easter-for-all/14914/ )。當然,可以預見,俄佬會強烈反對;不過對於修改復活節至四月第二主日,我亦表示強烈反對。本文末段將陳述理由。

復活主日之所以是一個浮動日子,是因為它本來是根據猶太曆而非公曆而計算的;初期教會訂之在猶太曆正月(尼撒月)十四日的逾越節紀念基督之受難和復活,因為歷史上耶穌基督是在逾越節晚餐後被捕的,而神學上逾越節所食之羔羊象徵基督為我等犧牲以拯救眾生(哥林多前書5:7)。然而,以羅馬教會為首的西方教會卻認為復活節是大慶日,必須在主日,而且要在春分(「春分」即西曆3月21日)之後第一個月圓(其實這有甚麼神學理由可言?最多只能勉強說春天萬物更新能比喻基督復活重生吧,但這神學意義很弱)。325年第一次尼西亞大公會議決定強制所有教會跟隨西曆春分後第一個月圓為復活主日。

當時使用的西曆與今日的西曆不同,稱為儒略曆,由異教徒、羅馬獨裁官儒略・凱撒所制訂,一年設十二個月,大月與小月交替,四年一閏,平年365日,閏年於二月底增加一閏日。但由於隨著時間累積,其誤差愈來愈大;因此1582年教宗格里高利十三世修改曆法,成為格里高利曆,即今日的公曆,卻引起正教會和當時剛剛分裂出來的新教的抵抗,認為天主教私自修改曆法是破壞傳統。然而,由於公曆準確度較高,經過幾個世紀的時間,新教國家(尤其英國)為了方便經商,亦漸漸改用公曆。

公曆和儒略曆計算復活節的原理,都是在春分3月21日後第一個月圓發生日附近的主日;但由於儒略曆誤差愈來愈大,令公曆和儒略曆的春分日子不同,所以計算出來的復活節日子亦不一樣。而計算復活節之準確日期不僅是教會禮儀上的重要工作,也成為一個數學和天文曆法的難題。

最著名的推算方法是數學家高斯的演算法,以整數除法所得之餘數去計算復活節之日子。設Y為年份,以及兩個參數M和N,則:

年份 M N
1583-1699 22 2
1700-1799 23 3
1800-1899 23 4
1900-2099 24 5
2100-2199 24 6
2200-2299 25 0
(注:在儒略曆中,M和N兩個參數都是常數,M=15,N=6)

a = Y 除以 19 的餘數
b = Y 除以 4 的餘數
c = Y 除以 7 的餘數
d = (19a + M) 除以 30 的餘數
e = (2b + 4c + 6d + N) 除以 7 的餘數

若 d+e<10,則復活節在3月(d+e+22)日,並且
若 d+ e≥10,則復活節在4月(d+e-9)日,除了以下特殊情況
● 當推算日子為4月26日時,復活節當在4月19日
● 當推算日子為4月25日時,同時d=28、e=6和a>10,復活節當在4月18日。

高斯的計算方法顯然非常複雜。在電腦時代,Excel的出現大大方便了我等推算復活節日子。網站Contexture曾舉行復活節excel計算公式的比賽,參賽者須設計出計算復活節日子最簡短的公式,結果由德國的Norbert Hetterich勝出(http://www.contextures.com/exceleastercalculation.html )。Norbert Hetterich提出的公式如下:

=FLOOR(DAY(MINUTE(C1/38)/2+56)&"/5/"&C1,7)-34

當中C1為年份。

floor 就是「將 數字 無條件捨位至趨近於零,到最接近的基數倍數。」(https://support.office.com/zh-hk/article/FLOOR-%E5%87%BD%E6%95%B8-14bb497c-24f2-4e04-b327-b0b4de5a8886 ),例如「=FLOOR(2.5,2)」就是2.5捨位到最接近2的倍數,所以結果是2。

這公式看似簡單,但是如果筆算的話將會很複雜。首先把年份除以38,將結果寫成以分鐘為單位(1年約為525,948.766分鐘,故結果乘以525,948.766),再除以2加上56,然後將結果寫成以日子為單位(1日第於1440分鐘,即結果除以1440),結果再除以5和除以年份本身,以後再將結果捨位班最接近7的倍數再減34。(聽不懂就算了)

當復活節的日子確定以後,我等就可以推算出當年的所有浮動節期。復活節前一星期就是聖週,紀念基督在世最後一星期的事蹟,當中最重要的當然是棕枝主日耶穌騎驢進入耶路撒冷,星期四設立聖餐日耶穌基督在最後晚餐中設立聖餐,以及星期五耶穌受難、被釘十架、受死及埋葬。而由復活主日計起之前四十日(不計星期日),即稱之為大齋期(lent,天主教譯四旬期,信義宗譯預苦期),大齋期間信徒守齋、靈修、行善,以紀念基督曾在曠野禁食四十日抵擋魔鬼試探。由於大齋期是隨復活節之日期而浮動,所以有時候會在二月,有時在三月,有時在四月,而2015年及2016年更剛好碰上農曆新年,為華人教友造成不便,因此部分教會作出禮儀上的調節(例如提前或延遲塗灰禮,免齋等)。由於聖誕節和聖誕期是固定的,聖誕期之後的顯現期就會出現長短不一的情況;如果當年的復活節很早,大齋期就會早開始,顯現期就會很短,例如今年。然而 ,如果當年復活節很晚,大齋期也很晚開始,顯現期就會很長;例如2012年的顯現期就長達九個星期。

由於曆法上的差異,東西教會的復活節期不同,而復活節卻是禮儀年曆的核心,也是教會最大的節期(聖誕節其實只是其次,只是世俗化以後大家把聖誕節的重要性跨大了),因此對教會合一來說,統一東西方教會慶祝復活節的日子,當然有好處。可是,復活節的日子不是隨便亂定的,最重要的是其神學意義。初期教會根據猶太曆法,以逾越節為復活節,象徵基督為我等犧牲以拯救眾生;後來教會認為復活節當在主日,且在春分後第一個月圓後(象徵春天萬物重生),背後都是有相當的神學意義的。為了統一教會曆法,普世教會不應亂定一日為復活期,而是要考慮其神學意義。第一個選擇就是回復初期教會的傳統,以逾越節為復活節,但是教會或會認為應在主日慶祝復活節。第二個選擇就是根據西方公曆去計算復活節,不過這種西方中心主義的行為必然引起東方各教會的反感。所以比較可行的是第三個選擇: 西方教會根據東方教會的儒略曆去興祝復活節。對於華人教會來說,這樣最大的好處是,由於儒略曆的復活節比公曆的通常都要來得晚,所以大齋期開始的時間也會較晚,自然地就較少機會與農曆新年重覆。此外,儒略曆復活節的歷史比公曆的更久,其正統性來自羅馬國教之時代,權威性遠高於西方單方面實行的公曆。因此我等必須堅決反對以四月第二主日為復活主日的舉動。

二零一六年二月七日
聖哥尼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