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前「阿嫂」(警察嗰隻,唔係黑社會嗰隻,唔該)。我老公就係林老師事件時,「見住佢壞」,所以毅然離開(當時是抱著失業的危機)。

從林老師事件起(那是爆發點)到佔領,到今天,是兩年多一點,我老公終於可以share多點自己意見,他說這個自由,很寶貴。以前礙於仕途,很多白痴言論他要扮聽不到,更不用說發表意見了。我們有很多朋友追求公義。真不想在衝突現場對峙,向我們的好友噴胡椒噴霧。好怕好怕。

夜闌人靜,他說過在警察部浪費了他太多時間。以前初入職,為了還廿幾萬loan,所以要一份人工較高的工。之後十年,有一個又一個機會,不過由於他性格較耿直,玩不透這個遊戲,那些機會擦身而過。後來結婚後,留在警察部是為了抽宿舍。

雖然最後一場空(太多人賣樓抽宿舍),但那是可以輕身上路的資本。人若得到更多,必不容易抽身。

為什麼他說在警察部浪費了太多時間?他是出了私人機構後,兩年多一點,職位升了兩級。他說,若果他覺悟得早,今天必更上一層樓。 當然,他是幸運的。不過人跟著良心走,上天會給他福氣。

今天,看到很多年輕人為了更高的人工而投考警察。過來人奉勸小羔羊,一入候門深似海。不是每個人適合這個跑馬仔遊戲,到回頭已是百年身,才發現自己沒有什麼其他工作技能,你為了養家,想走,沒有可能,你咁樣就一世了。

人不能賺得全世界。更多的薪酬福利只是你的囚牢。唯有自由和良知才能讓你展翅高飛。出了政府部門,在自由巿場,永遠柳暗花明又一村。

圖片來源 : thenewsle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