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一句羅馬人說的話:「神鬼獵人既不神鬼,也不是獵人。」台灣的電影片名翻譯總是很有自己的風格,甚至都已經格式化了起來,看到李奧納多直接反射「神鬼」,看到威爾史密斯膝跳反應「全民」,這是電影業在台灣興盛以及融合本國文化的好現象,但你如果像醬湖一樣什麼都沒準備,只看著片名和放映時間就走進戲院,那你一定會有跑錯廳的感覺。

電影一開始就是美國人與印地安人廝殺的大場面,爆頭、刺眼睛、拔出利刀畫面、妝法逼真,但後配上的「噗茲」聲才是真正血腥的地方。開槍、落馬、射箭、落水一個接著一個,節奏緊湊又不致紊亂,不得不佩服導演現場調動眾多臨演的能力,刀起刀落無數肢體殘骸飛濺在畫面中,覺得噁心卻又捨不得閉上眼,因為導演用白雪和藍天等冷色調處理的美極了,構圖又構的細緻,令人驚嘆想多看幾眼。

除了畫面冰冷美麗,李奧納多在劇中的演技也著實令人佩服。開演30分鐘就身受重傷的他,在後面的2個小時很認真的幫大家上了一堂配音訓練課,就是不斷發出痛苦的聲音、喘息的聲音、發抖的聲音、兒子被殺時憤怒卻說不出話的聲音。沒有了台詞,演員的表演就到了另一個境界,李奧納多沒有讓人失望,用聲音用眼神用臉部的每一塊肌肉,將這部流傳於西方世界的神話戲劇性地呈現在大螢幕前。

英文片名:The Revenant. 是亡靈、歸來者的意思,有印地安被侵略之悲淒和男主角誓死復仇的沈重,若翻成「死亡之鳴」也許更能吸引到正確的觀眾群,讓觀眾和作品有更多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