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日前提出「雷動計劃」,呼籲非建制派政團、組織、參政者及市民攜手合作,在九月立法會選舉爭取 35 個議席,令建制派無法主導議會大局。

戴氏說:

「不試一定不能,試了失敗也問心無愧。」

一貫的消極、悲觀、自虐。

他又說:

「……但要成功,就需要非建制派內的各政黨、組織及個人,都本着大無畏及大無私的精神,商討總的選舉策略,和協調參選名單的總數及建立分配名額的公平機制。」

「……大部份支持非建制派的選民願意同心參與這計劃……不以自己最佳的選擇去投票,而是按非建制派的指引去投票。因此,非建制派需要策劃一個龐大的全港選舉工程,讓所有支持的選民明白行動的目的及投票的技術安排,因這不再是個別政黨、組織或個別參選人的事,而是所有支持真普選的港人的事。」

字裡行間,完全忽略 :

  1. 「泛民」與新興「本土派」在意識形態上的分歧 (「建設民主中國」VS「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2. 「泛民」向來痛恨和譴責新興「本土派」所堅持的「勇武抗爭」路線;
  3. 「泛民」得到主流傳媒的關注和擁有較多的資源,新興「本土派」則勢孤力弱,僅靠網台、面書爭取群眾捐款營運。

只知為「泛民」保住議席,避免他們受到新興「本土派」狙擊。堂堂一位大學教授,淪為「泛民」政客的打手,卻不以為恥,可謂荒謬至極!

同樣荒謬的還有前民陣召集人楊政賢。

在《昨晚,我在港大介入了一場種族仇恨》中,楊氏故意將大陸學生塑造成弱勢社群,具有強烈本土意識的胖同學則成為無理取鬧、專橫跋扈的化身。對於中共在香港進行殖民政策、大陸走私客嚴重影響香港人生活等,楊氏一概不理,只知「國際生學額有幾多係影響唔到香港學生有幾多學位架」、大陸學生「過黎讀書,都要十幾萬學費,係貴我地本地人幾倍」。他還要打感動牌 (「眼框充滿淚水」、「哭濕了一包紙巾」、「痛得胸口撕開兩半」),站在道德的高地上擺出一副諒解對手的虛偽姿態 (「我諒解他的看法,因此我不能也不會當他是敵人般罵他」),且自吹自擂 (「讀了四年的政治學、社會理論、道德哲學、再加半年的人權法,我竟然不能用好的理由來緩和對方的憤怒」)。

「左膠」之所以惹人討厭,在於

  1. 他們永遠用僵化了的普世價值 (人人平等、大愛、包容) 錯誤劃分「弱勢社群」,再而為大陸人爭取權益,間接出賣香港人;
  2. 他們對中共殖民暴行無切身感受,所謂「守護我城」、「對準政權」云云,全是寫論文的「閒議論」!他們因此看不過眼捍衛本土的人為著保護自己的家園而踢篋、為著防止大陸人侵奪學位而辱罵,只知高高在上,擔當偽中立的道德判官,極力譴責;
  3. 他們喜歡利用人們的同情心,矯扭造作,假裝成無能為力、受盡折磨、空有一番理想而無法實
    現,以博取他人接受自己的怪論。

孔子曰:「為仁由己,而由人乎哉?」,楊政賢既然害怕遭人咒罵「這個『左膠』在出賣香港」,何不反躬自省,虛心了解問題出在哪裡?不斷的自我中心,覺得自己相信的就是真理的全部,這與聲稱「天堂留左個位俾我」的林鄭有何分別?

香港今天的墮落,錯在有一群垃圾官僚,更錯在有一群危言聳聽的教授、為大陸人侵港開路而不自知的社運活躍分子。建國自決,真是談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