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部令人默默流下眼淚的電影,卻不是悲劇。本來令人悲觀感傷的故事,卻拍得充滿希望。

銅鑼燒店店長每天都在製造自己不喜歡吃的甜食,應付不太願意應付的客人,也儘量避免與別人溝通來往。其實他的心沒有死,只是被過去的內疚、以及社會的標籤纏繞著,濃濃的蓋著了。

德江婆婆的出現慢慢地改變了店長,把他的生命回歸基本,聽紅豆說話、花特多時間用心的去煮餡料,生意好不是最有價值的回報,最令人感動的,可能是一份自己製作、好吃得店長也吃得完的銅鑼燒,還有顧客對銅鑼燒的讚賞和認同。而德江對一草一花的在乎,細緻而簡單,不需要擁有,只求共存,店長從奇怪到受到影響,對小事情也用心起來。從故事的最後,德江對店長的囑咐,啟發店長不再沉溺過去,重新開始屬於自己的人生。以往工作的地方不能自主,女學生們因為花瓣夾進了銅鑼燒而大呼小叫,令他不勝其煩,送多一個餅,務求打發她們離去。後來他卻選擇在賞花的地方擺檔,而且開懷地大聲叫賣,看來,蓋在他心上的迷霧,以及他和別人中間的那道牆,已真正消失了。

當然,我們不能夠因為德江的幽默可愛,而認為她已生活得很不錯,她回想與至親別離,生活得充滿限制,也是耿耿於懷的。她貫徹自己的說法,來到這世上,很用心很細緻的去看看、感受一切。所以對於到銅鑼燒店工作,她是很積極而機靈的,即使明知獲聘的可能性不大,她也盡全力爭取。而結果呢?她得到一段美好回憶,而最後還是敵不過偏見,從人們熱情轉向冷漠的嘴臉,她知道自己留不下去了,唯有回復以往讓她感到孤獨的生活,加快了衰老。

從電影裡,得到的啟發除了生活即使不如意,甚至受到重大困難,不妨回歸基本,享受生於世上所能感受的一切,「吃到好吃的東西要笑喔」。另外,我們最應該反思,我們曾否愚昧地無視別人的感受,只為了所謂萬全的自保?甚至是因為自己既有的偏見,而殘忍地傷害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