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教授於《蘋果日報》撰文,提倡所謂「雷動計劃」 ,事源經他「細心分析」立法會選戰策略後,得出的一個驚人發現:非建制派要取得議會過半並非沒有可能,只要在直選議席中得到廿三席,另外在功能界別選舉中攻下以個人而非公司或團體為登記選民的界別,多取十二議席即可。

至於如何做到,戴教授睿智地指出,只要非建制派無私合作協調,與及支持者積極投票即可。

戴教授所提的並非計劃,而是一項陳述,「阿媽係女人」並非計劃,「將阿媽變成男人」,裝上假陽具,安排注射男性賀爾蒙,才算是一個計劃。

但至少戴教授為泛民的選舉戰略起了一個頗具氣勢的名字,這也是他的拿手好戲:「佔領中環」、「雷動計劃」,全都風風火火得像軍事行動,即便他是行動上的侏儒,還是為香港的民主作出了貢獻。

但拙文非為挖苦而寫,我支持「雷動計劃」(反對母親是雌性動物很困難),但是在「如何做」的那一部份實在需要多加研究,因為即使在泛民氣勢最強,保皇黨最頹勢的零四立法會選戰中,泛民也僅能在六十席中取得二十五席,故「泛民議席過半」的神話要達成,有如李白詩云:「難於上青天」。

其實戴耀廷亦不過拾李怡先生「休兵論」之牙慧,但戴教授的要求難度更高:要本土或泛民支持者放下矛盾,不問派別平均配票,這種有如宗教神話的情景應該難以在現實出現。

但我相信,縱使不能完全合作,泛民與本土派至少可以「互當透明」,即在選舉中不主動攻擊對方,集中火力對準建制派,這是有機會做到的。本土派可循港中矛盾,殖民者資源侵奪這類「民生路線」聲討「港共爪牙」;泛民繼續以一貫「民主路線」攻擊保皇黨,彼此互補不足同時盡吸溫和及激進票源。

這是直選議席選舉中可行的策略,至於功能組別選舉方面,實在需要智比孔明的戴教授再加闡明。

不過,比起焦土論,戴教授的開疆論雖然膠味十足,但至少給予人希望而非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