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美國電影業能發展出荷里活,而香港電影業雖曾經風光一時,最終卻沒落呢?

美國人信仰著美國夢,也就是相信憑藉個人的努力,可以獲得更美好的生活。這種信條,在荷里活同樣可見,編劇或導演不問出身,只要拍出優秀作品,就有機會一砲而紅,最終一獲千金。荷里活之所以創意蓬勃,電影人嚮往之,正是這一種美國夢,鼓勵一班電影人不斷創作。

反觀香港,有港共政權詮釋所謂「獅子山精神」教人拼搏付出,卻沒有盡力成就港人付出可望得到成果的香港夢,自然也沒發展出香港「荷里活」。無名小卒的劇本再好,無老闆無電影公司願意冒風險投資,只管找名導演名演員,劇本抄襲外國已成功的作品,因為有慣性票房就好了。而無名小卒在投稿被拒,卻又時有傳出作品概念被人偷橋挪用拍成電影。就算真的有老闆肯投資,作品又成功一砲而紅,但由於電影公司習慣買斷版權,例如早前電影《新紮師妹》劇本受荷里活青睞翻拍,原作者陳詠燊只收得10美元支票版權費(手續費要100港元),再成功也只有當初得到的合約酬金。把電影創作當作純粹的商業倒模作業,重重剝削創作人,打擊創意。

荷里活尊重電影創作,不論是幕前還是幕後,導演、編劇、演員、攝影師、燈光、美術指導、電影音樂等等都有相應的分工,各自發展及成立工會,製訂行規操守,工會成員會確保後繼者將來也有機會靠努力和才能,最終得到相當的報酬。而在奧斯卡金像獎中,幾乎每個分工都可找到相應的獎項,有機會獲得榮譽及讚賞。荷里活的成功,簡而言之是良性競爭的進步。

至於香港電影業,住住只重視演員及導演身上,其他的分工卻被賤視;而那些早年上位的演員巨星創立的演藝人工會又或電影公司,住住是站在壟斷的一方,例如縱容拍膀頭封利是當片酬的潛規則,買斷編劇版權又或索性抄襲外國,扼殺新人,自己過橋後就抽板,留下一道絕壁給後來者。香港的所謂電影金像獎,雖然有學美國奧斯卡一樣設立不同獎項,但焦點及榮譽往往只落在演員及導演身上,攝影師、原創音樂等籍籍無名。香港電影的沒落,某程是上一代電影人在香港電影業最光輝時,沒有好好為後人建立好制度之餘,更反過來建立大台剝削新人,打擊創意鼓勵抄襲,最終導致香港電影質素越來越差,觀眾不再捧場。簡而言之是壟斷,惡性競爭的毀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