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有一名左膠名為楊政賢,昨日FB發布一篇長達三千字的「小說」,提到自己在港大介入了一場種族仇恨,跟據楊的陳述香港學生「無故」痛斥一個不相識的中國留學生,而他自已則因為向那位香港學生說「道理」反被認為是「幫助敵人」而感到委屈,其後就獨自在地鐵站內「決堤,哭濕了一包紙巾」。而這篇「小說」最終獲明報刊登。

其實相類似的事情發生在香港人身上,會少嗎?各位還記得左膠是如何回應?我為大家數數。

一、早幾年,中國人勾結商店,囤積奶粉走私,香港母親連夜到各區也買不到合適及足夠奶粉時,香港母親落淚要求嚴懲走私賊。左膠是如何回應?大家都是中國人,香港人應該照顧中國「同胞」;禁止中國人走私奶粉是法西斯,是種族仇恨。

二、近年,中國人不擇手段,有的衝關,有的非法居留,有的賄賂,千方百計來港產子,又因早年公民黨創黨成員幫助下的莊豐元案,令所有中國人在港出生的子女皆可無條件得到香港居民身份,每年成千上萬的雙非嬰產生,當他們父母讓在港升學時,為方便港中兩邊走,港共政權特別優待雙非嬰可以派位在北區的幼稚園或小學就讀,令原本住在北區的香港人子兒反而要跨區上學。有母親在新聞鏡頭前雙眼紅腫,強忍淚水,指責這種不公平的差別對待,最終淚水奪眶而出;相反那些靠不擇手段取讓子女成為香港人的中國雙親,卻在鏡頭前說,沒有我們中國人,你們的香港的學校無人讀。左膠是如何回應?大家都是中國人,香港人應該照顧中國「同胞」;中國人子女來港讀書是人權,你們不應法西斯,及種族仇恨。

三、早幾年,因為受颱風影響,有中國旅客溜受機場,那位中國人抱怨機場管理,莫名其妙說:「要不是中央政府照顧你們香港,完蛋了。」同類的事件,中國人在香港機場發癲,又鬧又打香港地勤職員,地勤職員委屈的哭泣起來的情況時有發生。左膠又是如何回應?大家都是中國人,香港人應該照顧中國「同胞」;批評中國人野蠻卑劣就是歧視中國人,是法西斯,是種族仇恨。

我無意反駁楊政賢那篇「小說」的荒謬之處,我只想道出左膠的淚水特別值錢,會有明報刊登;相反香港人的淚水不值錢,我自己在回憶以上事件時感觸的淚水也不值錢。

如果主張本土就是法西斯,就是種族仇恨,就是罪,那我也不怕認法西斯、種族仇恨、罪,但要悔改也等我為香港爭一口氣痛打蝗蟲之後,才向上帝懺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