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跟Aphrodite Hung聊天的時候聊到了韓國,她跟我說她在法國念書的時候有提到申采浩這個人物。申采浩何許人也?在接觸韓國史時他必定是被提到的重要人物之一,他是韓國歷史上提倡民族獨立最重要的歷史學家,留下了著名的名言:「遺忘歷史的民族沒有未來」(역사를 잊은 민족에게 미래는 없다)

申采浩本貫高靈申氏、號丹齋於1880年生於忠清道懷德郡山內面,年輕時於私塾受漢學與儒家思想的教育,1898年18歲時入學成均館並同時加入了獨立協會展開了愛國啟蒙活動。1905年乙巳條約(第二次韓日協約)簽訂後毅然決然的放棄了成為成均館博士的機會,並受到當時《皇城新聞》主筆張志淵的發現,成為了該報的評論員,後來又成為了《大韓每日申報》的主筆,嚴厲的批判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行為。

由於申氏深切的感受到朝鮮晚期飽受到日本帝國主義的壓迫與殖民,因此投入了韓國獨立運動與啟迪社會大眾的活動當中,並認為為了提倡韓民族的意識,有必要振興自己的國史。

而過去韓國的史學論著都因受到漢文化與儒文化的影響下,歷史的書寫不但是以漢文書寫、引用的典故大量來自於傳統中國史學的典籍故事,書寫的立場更是以中原王朝的觀點與立場出發,申氏有感於此便開始著述屬於自己民族本位的歷史。他先後發表了《讀史新論》、《朝鮮上古史》、《朝鮮史論》、《前後三韓考》等國史著作,奠定了韓民族本位的民族主義史觀,徹底將傳統韓國史學受到中國史學影響下產生的脫離自身的陰霾徹底清除,如傳統朝鮮史學中將箕子東來的傳說視為韓民族的起源,申氏加以推翻並將壇君建國的神話建立於民族發源之始,重新塑造了韓民族的歷史觀,不僅為民族獨立貢獻良多,也奠定了往後韓國研究自身歷史與文化的基礎。

除了歷史的再書寫外,申氏為了重振民族的自信心,便開始在韓國歷史中找尋可以發揚的英雄故事,於是寫下了《李舜臣傳》(李舜臣,朝鮮抗日名將)、《乙支文德傳》(乙支文德,高句麗抗隋名將)、《崔都統傳》(崔瑩,高麗名將)等著作,替韓民族找出了屬於自己的英雄故事得以傳誦,鼓舞了長期受事大主義影響而受壓抑的自信心。

1910年日韓合併之後,申采浩流亡於海外繼續推動韓國獨立運動,並在1923年發表了《朝鮮革命宣言》,鼓吹透過武裝革命的方式進行反日本帝國主義的殖民統治,1928年被日帝所捕,關押於旅順監獄,1936年病逝於獄中。

與韓國相比,台灣缺乏了民族自覺與啟迪徹底拋棄中華化的過程,更不幸的戰後也無如韓國完成民族自決與獨立建國,反而受到了來自中國的中華民國的收編成為其一部分,並進行全面的中國化,產生了歷史記憶的斷裂與重新被填入的現象,使台灣人在意識與認同中完全被塑造為堂堂正正的中國人。這個同化的過程不因為中華民國的民主轉型與在地化有任何的停歇,代之而起的是伴隨著中華民國的在地化與民主化的轉型而生的的「小中華」式的進步史觀在詮釋台灣史,不但沒有徹底的如韓國般將中華史學與史觀徹底拋棄與重新建構自身的民族史學,其立場依然建立在中華民國的本位上進行歷史書寫,而這種混合式的、名台實華的史觀也影響了台灣人的國族認同,因而使著中華民國與台灣之間的曖昧混合認同大行其道,認識到這一點無不感到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