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昨晚最後一次的中大學生會選舉諮詢大會上,1號候選內閣煥然的候選會長,指鹿為馬的張鈞翹黑面了。何以黑面?因為我一句「指鹿為馬」的批率。

張鈞翹聲稱中大學生會很多資料都在網上很易找到,是指鹿為馬。
張鈞翹聲稱中大學生會很多資料都在網上很易找到,是指鹿為馬。
張鈞翹聲稱中大學生會很多資料都在網上很易找到,是指鹿為馬。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

中大學生會的幹事會和代表會大量資料和文件都久缺透明度,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學生會因為資料保存不善以及未有將所有資料網上公開,而令一般同學難以了解學生會之行政狀況。故此,在昨日諮詢會上,非經由學生會幹事會傾莊而形成的星火,指出由於學生會資訊不透明、不公開,所以星火對於很多學生會行政的具體內容並沒有煥然如此清楚。被台下會眾質疑為「嫡系莊」的煥然候選會長張鈞翹,竟然反駁說,中大學生會很多資料都公開在網上,很容易取得,又稱自己並不是嫡系莊,不明白為何自己莊可以在網上及校方找到膳委會的資料,而煥然卻不能。

這顯然是指鹿為馬,於是我這位第41屆代表會副主席以及第41屆暨第42屆觀察及諮詢委員會主席當場發言指責張鈞翹,可是他似乎很委屈,在我斥責他以後竟然黑面了。

我的指責完全是基於事實;中大學生會的確有大量資料沒有公開在網上,令同學難以查詢,對非嫡秋的星火參選自然不利,而利社會主義接班人煥然當然有利。先以膳委會為例,中大膳堂管理委員會的會議紀錄就是最難找到的(不信的話你嘗試google一下),因為膳委會並沒有像中大代表會這樣的網站,將每次的議程、消息與會議紀錄發出。一般同學根本難以找到由2010年計起近五年關於膳委會之會議紀錄。那麼張鈞翹所說的資料公開又那裡公開呢?

當然,中大代表會近年的會議紀錄、最新消息、會議議決和會議議程已經漸漸透明化,在其網站公開。然而,這只是近三年的事情。要對學生會自治機構近年發展有完整的理解(包括財政問題),單靠這三年的資訊顯然是不足的。目前代表會的網站上只有第43屆及第45屆代表會的會議紀錄,第44屆則暫缺;而要不是我近日千辛萬苦的整理出第41屆及第42屆手上僅有的會議文件、會議議程和會議紀錄(見: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0B1eSvyEro7Z-b1ZnUGJWVXZVVGM),根本大家對於以前代表會通過的決議一無所知,更無法理解為何學生會幹事會、報社及校園電台在近三年需要實途緊縮財政開支。這個財政危機的來源就是報社長期沒有在財政年度結束時把結算歸零,年年揮霍無道(每年都在五十萬以上),再加上幹事會主管的福利品部和影印中心長期虧蝕而造成的;當年聯席會議議決由行政基金調動資金「填氹」,令行政基金一下子沒有三百萬,只剩下一百萬左右。如此重大的議決竟然一直沒有在網上公開,試問一般同學如何了解並且監察學生會呢?

除此之外,如果張鈞翹說學生會幹事會的資訊很透明的話,我想問我可以在那個網站找到自2010年起(第40屆)學生會福利品部和影印中心的財政報告?自第40屆起的幹事會常務會議會議紀錄?

學生會資訊透明個屁!張鈞翹竟然可以理直氣壯地指鹿為馬(很有第42屆會長楊政賢的風範,善於撒謊),我當然應當言正詞嚴地斥責張鈞翹你指鹿為馬啦,你黑甚麼面?如果你真的當選成為學生會幹事會會長,這實在是中大學生會的災難,因為你跟689一樣,善於撒謊之餘,當有人踢爆你的謊話,你就會大發雷霆,毫無反省能力。你還是去選人大吧,中大學生會不講合你的,中大共產黨壽終正寢的時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