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申:無圖)

話説小弟係星期六去左上水。

由於家住市區,咁大個仔都未去過上水,只係係電視網絡上聽聞其名。一出上水站,得見大排長龍,又見到唔少警察,起初仲以爲黑警年近歲晚幫地鐵站職員維持秩序,點知我咁諗就實在太天真……

突破重重障礙,見到金金大師同幾個人俾黑警用鐵馬困左係天橋底,遠睇真係慘過動物園D動物。環顧四周,見到黑警仲多過參加者,心裏有D膽怯,亦聼到有負責人埋黎問人係警察定參加者,短短一條問題,就見到當日出動嘅警察有幾多。

由於當日嘅活動主要為新東補選嘅候選人舉辦,等齊班候選人,影下合照,大夥兒就出發。導賞團沿途被黑警包圍,好記得搞手金金大師都話班黑警好似幫我地開路咁,都唔知邊個先係領隊,既好笑又可悲。事後諗返,應該係因爲果日有唔少因補選候選人而來嘅傳媒,所以先至搞到咁大陣象。

其實果日嘅導賞團真係冇咩特別,甚至可以用悶字黎形容,聼之前參加過嘅人講,班走私客收曬風,一早洗曬太平地,平日貨倉、街邊、藥房執貨嘅情形簡直寥寥可數。就算見到一兩個師奶阿伯係度pack貨,班黑警都會圍住D人,一方面勸諭,一方面防止傳媒同團友影相。執法?完全無。成個行程主要都係金金大師停係度講解,然後班候選人就好努力去聼,旁邊就有好多傳媒影相,間中做下訪問咁,連嗌口號都少見,感覺似做騷。

成個導賞團叫做有D睇頭嘅情景,相信係有人係店鋪外撒溪錢放花炮,然後大家拍手叫好,呢幕相信已經有唔少媒體已經報道。其實果陣係龍頭有幾個候選人正接受訪問,係後面就有人係度慶祝,當時有部分候選人見到此情形,感覺有D尷尬,起哄過後,部分甚至唔見左蹤影,甚有劃清界線之味,著實諷刺;另一幕,係有人舉起“驅逐支那罪犯”嘅橫額,同樣地未見有候選人在場,有可能是當時情況太過混亂吧!

大概五點多,導賞活動結束,整個下午有D被浪費嘅感覺,所謂了解水貨客活動,似係俾D候選人爭取表現嘅function;一早洗太平地,冇咩好睇;黑警同傳媒仲多過參加者,感覺並不舒服。作爲一個對上水豪不認識嘅後生仔,有感導賞團並無特別,相信亦不能讓候選人了解真正嘅上水。若以當日嘅表現黎睇,方國珊比其餘四個候選人較爲突出,亦非常積極爭取表現;不過個人對新東補選並不熟悉,覺得唔可以單憑依日短短幾個鐘嘅活動講到D乜。

活動過後去返上水站嘅另一端,反而見到以前係網絡上見到嘅行李陣:一車車零食、嬰兒用品,大家爭先恐後入閘,小弟亦好唔好彩數次被行李車所傷,對小弟黎講就好似去維園行年宵咁。我諗,依D先係上水真正嘅情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