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文 《自由──權力、權勢與權利》 簡短易明地解釋了自由係人類社會最根本的自然法則。我擔心有傻閪睇唔明我的文字,故再寫多幾篇擴充論述,唔怕畫出腸,最怕你唔明。

講到國家都有自由的時候,或會有人會斷章取義刁難我:「那你是以自由主義支持中國維持其統治的自由,陷人民於不義。」之類的說法。老實講若有讀者如是想的話,應好好重新學識如何思考,將你的思路結構重塑,應要學識每看一句文字,在上面搭上新橋樑,在自己的經驗中尋找合適素材去重組意義,加入個人思想之中也別忘記要細心閱讀和理解文章的意涵。

我在文章中滲入「團體之中不要忘記自己、集體之中不好忽略個人」的思想,以宏觀多角度來審視舊有對自由權力的析義、其實係片面含糊的這個事實。思考的途中很容易抽身而忘記自己,要每一刻提防步入思考盲點。

當我提出「所有人都有自由」的概念,當然包括國家的團體,以及平民、個人等等全部都有自由。並不是說只要其中一方面自由就達到自由的理想境界,而係全部人都要有自由、所有人都要有自由。

帝國主義的身影之下切有奴役、強迫;帝國自由,但人民不自由。帝國固之然有維護其自身自由的自由,反之人民亦有相同自由。人民造反,帝國打壓動亂,天公地道理所當然。

但若果自由存在多數決的話,要決定捨棄那一方以換取更多人自由的話,為全人類自由的福祉,帝國必得覆亡。為了有永遠的自由,永遠的輪替,平衡自由的天秤之暢順運作,帝國必得覆亡。帝國是所有人民共同的自由侵略者,即便拋開一切私心,作為非帝國陣營的人,消滅帝國也有絕對的正當性。

評埋六四

六四是一個神奇的議題。以「國家的自由」做根據的話,確實屠城屠得有道理,而且學支那人的輿論所言,屠城之後經濟起飛人民食好着好,似乎屠城屠得真係啱。

但何為屠城?殺好多人。何為殺人?抹殺敵對陣營的所有自由(個人自由及權力),因此自己就更加自由自在。
佢會殺人喎‥‥‥你唔驚呀?

追究六四屠城並不是要平反,不是要帝國承認屠城責任,而是要將這露出真面目的自由侵略者鏟除。只為自己的自由,別忘記自己仍然存在於世上、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活著,一日未鏟除帝國,危險一日未解除。人民該當團結力量打倒最大敵人,這是敵人教曉我們的。

圖片來源 : anzetsew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