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派在每個人心中都有所不同詮釋,以我的理解,本土派的最基本共通點就是一國兩制的核心理念「中港區間」。因為香港和中共無論在法制及價值觀實在有太大的不同,根本不能合併使用同一套制度。而且香港有其價值所在,假如強行在制度上統一,將會是一個雙輸的局面。所以本土二字,不單是一種意識形態,更是一種實實在在的利益考慮。香港假如能夠跟中共區間出來,便成為外國與中國的一道橋:中共擁有主權,西方監察法制,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各自拿著能夠令自己安心做生意的條件,這是最好的一種情況。但中共傳承著中國幾千年來帝制的血,無視中港區間帶來的長遠利益,終日思考如何可以宣示自己的主權,才會導致今日香港的亂象。而只要處理得宜,把「本土」二字理解為香港,甚至是中共的救命藥,就能夠將問題導回正軌,皆大歡喜。

但既然在香港實行本土的策略是如此重要的,為何香港一票打著本土旗號的所謂「本土派」,就是找不到合作空間,總會互指對方不是真正本土派,再強調自己才是正宗本土呢?在我看來,原因有很多,不過最關鍵的原因只有一個:

所有的本土派從未打算在本土策略上成功。

很多人都會說,政治是妥協的偽術;亦有很多人說,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本土是一個政治理念,是一種跟現時政府路向完全不同的模式,假如一眾本土派的共通點遠比分歧多,根本不需太多考慮便能找到很多合作機會。正如跟日本抗戰時,國共有多不和,仍然會保持有限度合作,亦有如現時議會內的飯民和保蝗犬,在關鍵的民生議題上仍然能夠一起坐下來商討。可惜香港現時的一眾本土派,不要說坐下來討論下一步應該怎樣行,連行動的取態亦越走越遠。

若果本土派有的是未來的願景,共通的理念絕對可以把大家拉在一起對抗暴政,合作亦只是時間的問題。但假如本土二字對部份團體來說只是一種口號,一種吸引人的手段,甚至是一種商品,賣的是本土夢,希望著此帶來個人崇拜甚至實質利益,那麼本土派相近的理念反而會變成毒藥。 就有如同時間有數個商廠推出同一類商品爭奪巿場,商廠之間的關係只會是敵對,絕對不會變成同路人。而且大家可以參考飯民,牠們的最大的敵人其實就是達成民主(當大家都有足夠民主的議會時,誰還會留戀那隨時叛變的赤鴿)。很多所謂的本土派,賣的是本土夢,他們最怕的就是本土路向真的達成共識。只要本土在整個政局上不成氣候,才有空間賺到權力和金錢。難道這才是今日以本土派自居的人的真象?

個人來說,我極度希望本土派成功,因為我認為這才是香港的活路。但看到一眾以本土派自居的團體,年復年,日復日,小學雞地互相挑機,反而把本土二字抱在腦後,我很難理解在他們眼中,本土二字有多重要,更遑論跟他們討論政治理念了。把本土當成商品,再排除其他相類似的商品,不停指另一家的本土是偽本土,這樣的策略,除了為了權和錢之外,我想不到能夠對暴政有何影響。

一眾本土派,除非你關心的只是本土二字能換來多少權和利,而從不在乎成功與否,現在是時候找出大家的共通點去合作了。

流血固然悲壯,今天香港需要的卻是放下身段的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