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篇潮文講「共產黨殺到嚟,香港九龍新界冇得避,同事問人食唔食腸仔蛋」,相信大家仍然記憶猶新。唔講滲唔滲透或者我哋係咪再被殖民,而家同你講版權條例。
 
尋日二讀一過,好多人話:「哇死啦,以後冇呢樣睇,冇果樣睇啦。」重有人話「死啦以後冇得睇youtube啦」。係呢度,可以見到好多人對呢條條例都重未熟悉,唔會冇得睇架,你咪繼續二創或者創作囉,只係講緊政府有樣行刑工具執係手,情況就好似不誠實使用電腦罪咁,含糊不清,想點告你就點告你一樣,亦唔需要經過版權持有人,直接告你刑事,冇錯,係刑事,即係你有可能會坐監!
 
「唔做創作或二創咪得囉。」係咪咁容易呢?你有冇見到呢家啲廣告其實都係「新嘅idea base on舊嘅idea」呀?抽水又好,引用咩金句又好,就算講緊呢期令唔少人著魔變咗宗教狂熱分子嘅毛記電視幫Shell賣廣告,都係二次或三次創作呀!

「扯,未輪到我坐監嘅!」

呀,係呀,政府會選擇性咁提告或執法呀嘛,唔拉大戶住,你同禮義廉同白鴿黨講,你死啦你二創你今次重唔仆街?Sorry,佢哋唔會有事住架。

或者條例正式通過之後,大家都重有嘢睇(包括TVB、NOW、CABLE等等啦下)。但你每日睇緊嘅故仔、散文、或者漫畫呢?奸險嘅政府唔會一下子就收緊晒個繩圈,而係慢慢收緊。
 
如果你可以放棄一切娛樂,包括你睇緊嘅片、劇集、漫畫、書刊,咁你就繼續:「死啦、冇啦、以後冇得睇啦」咁啦。因為你所鍾意嘅嘢即將消失、摧毀,你冇好好保護佢,你只係見住你心愛嘅人同物事離開,但係你連伸隻手出去拉一拉,都冇做。
 
而一切嘅嘢,就死得不明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