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城市的墮落,必然與衣冠禽獸的數目上升成正比。星期日的警察招聘日,投考警察的申請者創下新高的達到2300人。

2300「人」?用錯量詞了,是2300隻。

近年黑警是如何幫極權政府對付香港人?向手無寸鐵的市民射催淚彈、肆意用警棍作手臂延伸,將普通市民打爆缸、明目張膽地圍毆示威者、誣陷女示威者「胸部襲警」、於法庭作出被法官斥責的口供等等,罄竹難書。今時今日去投考黑警,儼然是自願充當對付同胞的儈子手。

眼睜睜地目睹同類被虐待,卻仍然選擇加入施暴者的舉動,是連畜牲都不會做出的行為,世上沒有任何生命比牠們更下流低賤!再者,投考黑警者年青力壯、四肢健全,甚至有部份不乏學歷,明明有其他的選擇,卻主動向極權招手,噁心如一陀爛屎也比牠們高尚得多。

搵食姐,犯法呀?一個半層樓都買不到的社會,應徵一個糧高薪準有福利的職位,有必要鬧得如此狠辣?

芥川龍之介的《羅生門》,描述一個老嫗和一個被解僱的僕人,兩者為了生存,前者褻瀆屍體,後者成為盜賊。

當投考黑警的人越多,這個城市的道德就越趨淪亡,甚麼地方是為了搵食就可以不惜一切?是地獄鬼國 — 中國,一個失去正義感的國度。雨傘革命後,投考黑警的申請不跌反升,當中不乏大學畢業生(東網的報導中,3隻受訪賤種皆是大學畢業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60131/bkn-20160131121923355-0131_00822_001.html),這是仁義絕跡的警號,是真正的中國化。要遏止香港淪為地獄,首先要以最嚴厲的言詞痛罵和羞辱這堆投考黑警的賤貨。

在職的黑警就更加不用多講,一群裝備手槍、有能力在短時間奪人性命的群體,任何時候都應該受到最嚴厲的輿論監察,更何況牠們已經暴行纍纍,加上監警會及警察投訴科是幾乎零作用。一到示威場合,不需留情,「黑警死全家!」是基本招呼。

雨革失敗後,反抗道路越來越窄,投靠極權、出賣香港的仆街亦無可避免地越來越多。內有坐視制度暴力、解散運動的販民社混賊集團,外有唯命是從、打人積極的暴力警賊。投考黑警的渣滓,是閹了自己尊嚴去為高牆添磚的奴隸。羞辱、咒罵和起底,才是牠們應得的待遇。道貌岸然、慈悲滿瀉的廉價說話,如「社會迫到佢地咁」、「警察放左工都係人」、「警察都只係跟Order」,在警棍面前是毫無說服力,亦無法為被毆的頭顱止血。多一隻黑警,多一支警棍,多些人在抗爭的前線受傷,謹此而已。道德敗壞時,善良的同情只會淪為糖衣毒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