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媒香港01約訪七名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候選人,探問他們對李波事件的立場,當觸及「與中央溝通」的議題時,只有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明確表示沒有可能與極權政府對話,其他人都對中共「釋出善意」。

報導的標題是《七候選人僅一人拒絕與中央溝通》,意思很明顯:大多數候選人都理性務實,願意跟「阿爺」坐下來慢慢談,「僅」冥頑不靈的本土派候選人拒絕對話。

若要選一個善與中共溝通的立法會議員,毫無疑問應該投工聯會或民建聯的人一票,因為他們就是中共的一部份,最好那名候選人是政協或人大,則更完美。但我們不會這樣做,皆因「與中共溝通」只是立法會議員一個細微甚至非必需的職務,而且,與中共「媾通」之人你我皆知僅奴才耳,不過極權之傳聲筒也。真正的「溝通」是雙方平等交流後得出共識,而中共的「媾通」,只是統戰,是蟻民匍匐在地啟奏,而主子假作懷柔實質愚弄的一種手段。

跟中共「媾通」是什麼下場?中國知識分子章伯鈞於國共內戰期間組建中國農工民主黨,傾心於共產黨,彼此「媾通」得很好。中共建政後,章伯鈞當了交通部部長,心頭一熱,真想來個「溝通」了,適逢偉大的毛主席提倡「大鳴大放」,章就貼了大字報,果真暢所欲言,要共產黨搞多黨制。

於是,這位留學德國念過哲學的老好人從此劃成頭號右派,被批鬥至死。而章伯鈞只是無數錯信共產黨的文人之一,只有一個善於「媾通」的郭沫若,一直活得好好的。

以上道理,其實建制泛民皆知,善於迎送的保皇黨不消提,可搏一燦的是湯家驊的繼承人楊岳橋。他在訪問中說,不能「跪著」溝通,他明知「媾通」必須跪著,而他沒有槍炮,毫無資格討論被「媾」的姿勢,說「不跪」,不過打嘴炮,說空話。

相較之下,梁天琦的主張甚「倒自己米」:以激進佔領手段逼使政府回應,但比起楊岳橋的廢話,誰才是真正的務實?再想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