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寒風輕撫著你泛黃的臉,當你抬起頭讓無盡的雨點親吻著雙唇,
當你獨自翻開記載秋天的故事,你會發現裡面的情節都把你弄得肝腸寸斷。
當你不經意地發現這章節名為思念,當你獨自在原地垂頭看著碎片,
當你寧願待在夢內多千萬年,你會驀地發現自己原來已經修完這一生的行。

可是在夜幕低垂之時,你不爭氣地想起過去,靈魂出竅,只好獨自靜默地佇候破曉;
今夜星空都為你哼唱詠嘆調,但卻未能讓你的心海退潮。
你終於在雁鳴之時醒了,你獨自帶著淚痕往窗外遠眺;
炊煙裊裊卻蕭瑟寂寥,書上的黃葉和枯柳都為你默哀悼念。

那就讓冷清清的夜為你藏著那天的不捨;
就讓長空為你記掛心中的綣戀;
就讓淚滴浮現被遺忘的戚戚;
就讓忘川為你抹去心房的恩怨聲。

就在獨處的時候任由自己的舞影凌亂;
就在獨處的時候任由自己的歌聲在月影下徘徊;
就在獨處的時候站在落葉的梧桐;
就在獨處的時候掀起屬於自己的桃花海。

就讓冷清清的夜為你埋葬那天的不捨;
就讓晴空為你銘記心中的綣戀;
就讓眉心鑄造和鑲起銀淚,好讓你能平靜地望著某君歸去;
你也應該獨自乘葉舟退往深山隱居,
再不為情痴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