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似乎有點老土,像是公開試那些題目,但係不這樣有力的總結一下,總是有點對不起腦袋,也愧對中文這樣簡潔精煉的語言,雖說百態,卻不是什麼描寫文,也沒有「百種模樣姿態」。
 
話歸正題,每年不同地區,都好似會搞一兩次社區書展──而我與友人均會戲稱那是散貨場,當然,大家都心裡有數這是散貨場,先講業界方面,假如有新書,在社區書展不經發行商,售賣所得全數落袋,兼具宣傳效用,一石二鳥也,但更多的是,那些不見天日,被埋藏於幽黑倉庫中的書籍,也許略有損毀是為壞書;假如拿去銷毀,又恐怕難以向大自然、作者交代。
 
於是乎就劈價促銷,然而每當見到那些特價書,十元廿塊一本,又或一百元幾本,就有點難受。文字有價,書本有價。當中不乏一些善寫的作者,也有薄有名氣的作者,可是他們的書就這樣放在那裡,賤價求沽,於心何忍?
 
可是,我更想講的是,無論於社區書展也好,一年一度會展的書展也好,最印象深刻的是家長攜兒帶女的去搶撲補充練習,爭個頭崩額裂,在那小小的攤位裡進退失據,水洩不通,為的就是要孩子再做練習。
 
喂,你嫌學校功課每天還不夠嗎?像是一天下來,七、八樣功課,現在全日制運作,回到家裡三、四點,才剛離開學校又要做功課了。更別說家長會替其報補習社、興趣班的,可能回家時間比大人還遲。
  
其實除了補充練習,還有些幼童、兒童讀物,青少年讀物也有,讀書能開眼界能長知識,但是你只做補充練習,就只會淪為一部機器。現在的家長,應該出生時也有普及教育了吧?你試想想看,那些時候的考試、功課、科目知識,對你現在的生活有多少幫助?
 
假如你每天工作需要處理七、八項事務,但放工後老闆又再額外給你其他事務,說這樣有助你升職、進修云云,你回家再做吧,放假又要做吧,是不是會疲累不堪?
 
「大佬啊,你唔好咁痴線啦」,你自己想想,你每日收工之後,有多少時間陪仔女陪家人?同樣地,功課過多,孩子又能有多少時間放於玩樂、放鬆、人際關係上?接連不斷發生的抑鬱、自殺案件,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啊。
 
這是一整個世代的共業,老闆壓榨剝削員工的時間,而員工又再壓榨剝削家人、朋友、孩子的時間。大家彼此都疲勞過度,卻適應了整個荒謬、不合理惡性循環,並承傳下去,硬要把歪理講成合理的,將怪異講成正常。
 
大概,因為有其他地方更荒謬,所以大家覺得香港並不荒謬吧?只是,根本不可能這樣比較,你身處的地方、生活的地方就是香港,而不是其他國度,那就像是你食飯食剩了的,是平白浪費了,而不會送到去那些連年饑荒、每幾秒就死一個人的國家。
 
這樣說,你明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