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底之蛙,最大的問題不是身處井底,而是即使有外界的資訊,亦選擇以自以為是的思考方式去拒絕接收,更會發表愚不可及的「偉論」。

昨天我轉載了林非的 Cap 圖,是一個 BB 在公園遊玩時,被「幼蟲」欺負,指香港是大陸的地方,不應說甚麼廣東話。我的評論:「廣州十年前發生既野,今日在香港發生,而廣州今時今日,大多數小朋友都已經係講普通話,而電視台既新聞節目都被轉成普通話,香港人,你地肯出黎反抗未?

竟然有網友留言指「其實吾覺得會!基層太多新移民今日在慈雲山公屋商場搭扶手電梯,後面阿婆同孫女不停用潮州話交談!好耐無見!

明顯地,這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廣州人廿年前亦會覺得不會。法國百多年前的人,亦不會覺得一種本身只是貴族用的語言,會變成今時今日全國超過 95% 法國人說的標準法語。即使香港,只是用了三代人確立了港式粵語及演變成主流,很多年輕一代已不懂得說他們祖父母那一代說的家鄉話,而回顧本港五、六十年代的報章,亦可見當時香港流通的「中文」跟今時今日有很大的分別。

一個地方的語言,只要在政府、教育及傳媒左右下,只需用數代人就可以改變整個地方的常用詞彙,甚至是徹底改變所用的語言系統。古今中外很多例子,除上段提到的,我老家菲島亦是一個例子。菲律賓的 National Language – Tagalog,在歷史下不斷演化,於西班牙三百幾年的佔領下,引入大量西班牙語、甚至敬語系統。而在上世紀 30 年代自治政府成立初期,Tagalog 的普及率原本只是全國排行第二,但在政府的行政決定下,變成菲律賓過百種語言中的唯一官方語言,在教育的配合下,現在全國上下亦差不多一定必懂 Tagalog,而年輕一代的亦漸漸少說自己的鄉下話,而只說 Tagalog 或英語,原因大多是因為政府政策及傳媒的推動下,Tagalog 夾雜英語就如香港地現時滿口中英夾雜的 ABC 般吃香。

菲國跟法國一樣,其實中共建國後推行普通話也是,不過我不願多提共匪的歷史。政府只需要用數十年,在政策及教育下著手,就可以改變整個國家的語言生態。香港現時的普教中,及早已借屍還魂、化整為零,融入於中文及常識課程的「愛國教育」(國民教育),正正又上演語文大清洗的把戲。對比粵語的九聲,無論在歷史及文化價值匪語的四聲系統根本無能比擬。古詩用匪語講出來,就如日本人一名,姓根本,名叫岸久。我不反對學多一種語言,因我本身都識五種,但我看到的是不出三代,香港會是匪語橫行的世界,而本身擁有極珍貴歷史文化價值的粵語會走上滅絕之路。這不是危言聳聽,法國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香港人,可以由井底跳出來嗎?

圖文:港語學

圖文:港語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