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愛的只是獨立個體的我,而不是那個凡事會為她設想的我。當我與她一起,我就變得不再是那個吸引她的男人。我與她沒有可能,因為她愛的是那個不愛她的我。」

最近晚上我總是回想起這句話,然後覺得有時候人的相遇就是這樣,天意弄人。

說這句話的人,讓我叫他作C君吧。他跟之前的A君不同,他跟她不是因為成為朋友然後再發展成為戀人,他們由相遇、相識、到相戀,前後還不到一個月,只是他跟A君最後都是落得分手收場。C君並沒有A君般放得開,而我們身為他的朋友當然知道他每次戀愛都是放下全副心思,所以才會傷得這麼重。原本我還在跟他說甚麼「女死女還在」與「讓時間解決一切」的廢話,但當C君說出這一番說話後我就知道他明白自己的死因在那,而遇上他這個問題最可怕,因為無藥可救。

對自己愛的人好一點每個人都會,只是一個男人對女朋友太好的話久而久之就變成了一個沒有自主的人,而且對C君這種靠性格讓女生鍾情於他的人而言拍長拖接近不可能。C君獨身的時候就像一匹狼,有一種原始野性的感覺,不認識時帶點危險的氣息,但認識後又有種安全感。也許聽起來很矛盾,但這正中女生們的要求,所以每次到酒吧等地總有女生會向C君拋媚弄眼。他不介意有女生用各種理由跟他打個招呼然後一起喝杯酒,或者再來個一夜情,但極限也就只是如此。一覺醒來,他永遠是先行離去那一個,甚麼留下電話要個「翻食」機會是他最不屑的,他認為一夜情靠的是當晚的衝動與一剎那的感覺,電話日後約戰就沒了這個意義。

沒能讓他心動的話他不會為你改變一丁點自己,但若果C君真的喜歡上一個女生,卻會願意被對方馴化然後處處遷就。就算要平常假日日上三竿才起床的他一大清早過海只為陪她吃個麥記早餐,或者要連公仔麵都不會煮的他一起去學整一個蛋糕他也樂意之至。墜入河的C君就像是習慣了跟人類生活的狼一樣變成了狗,失去了他的野性,也失去了當初他最吸引的特質。也許有人會喜歡狗,但一早都被C君獨身時那種野性的味道嚇怕;而被C君當初的野性吸引的,明顯是喜歡狼的孤高,而不是狗的服從,所以C君直到現在都只能遇到錯誤的對象。

也許C君的例子不能應用在別人身上,但他說的那一段話倒是不少愛情當中的死因。為了愛別人而失去了自己本性,到最後對方再沒能抽到愛你的理由,畢竟愛情不是單靠一個好字就維繫得到,還需要每個人不同,獨特的氣質。只可惜許多人在愛情面前不經不覺的放棄了自己的特點。

你愛的是那個不愛你的我,換個想法,也許是因為我太愛你到最後失去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