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章把港大學生包圍校委會比喻為吸毒,且譴責「公民黨」乃落毒黑手,這完全是欺人之談!

首先,港大學生發動圍堵,純粹本乎良知理性、激於義憤,絲毫沒有吸毒者的愚昧無知。

其次,港大學生已然完成中學課程,部份即將大學畢業,我們很難想像他們心智不成熟、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更遑論他們會全然因「公民黨」的慫恿而行動。

其三,「公民黨」有政治潔癖,篤信「和理非非」,反對勇武衝擊。包圍當晚,學生曾多次展開衝擊,校長馬斐森事後仍猶有餘悸,宣稱「感生命受威脅」。「公民黨」有本事落這樣的毒嗎?

其四,毒品有損身體健康,「阻止 689 插手港大校政」則不只無損健康,反而對各大專院校、香港有益。「毒」根本無從說起。

梁家傑說得好:「李國章信口雌黃,理據荒誕,侮辱了學生,應該道歉。」

李國章還要為黑警進入校園辯護:「有賊入屋可唔可以唔俾警察黎」,將港大學生視為盜賊,賊喊捉賊,令人髮指!

可惜的是,「沙皇」形勢大好。馬斐森一時說「自己不太懂廣東話,不了解當晚的口號」,一時拒絕保證學生不會被追究或處分,全無風骨可言。至於一眾處身象牙塔的教授們,迄今連一句支持學生的話語也不敢說,魯迅曰:「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終有一天,他們會在赤紅色的旗幟下跪地求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