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鴨後的絕症,就是失去了時間和自我管理的能力。

要進行的填鴨式教育,就先要塞滿學童的時間表。

我在高中的時候,老師總是把我的時間安排得十分「充實」。

原本上課的時間為08:45-16:00,在初中,有時候更會有第九節課,要上到五時半才下課;上到高中則更甚,都沒有了放學時天還亮的日子,甚至上學的時候,天還未光就要背起書包。

我修西史的老師,幾乎每個星期都有論述題的默書,要在40分鐘之內,默完1000字,其實你不會有思考的空間,就只是牢牢記住那些文字,然後瘋狂默就可以了。

最地獄的是,如果你的默書成績不夠八成,要在早上7時坐定定在課室補默(即6時要起床),連資料回應題都逃不過老師的魔掌。

熬過了晨早補默之後,卻發現上完八節課堂,原來還有萬劫不復的補課,雖然時間表上寫著5:30落堂,但是老師多數都在6:30才願意放過你。

因此,如果當天有補默又有補課的話,基本上一天12小時我都被「困」在學校,出面再有天王補習的話,就恭喜你了。

功課極多都不用多說,我連拍拖都要帶著功課出街。

老師喜歡在星期五給更多的功課,每個星期日我都要花上6小時完成功課,小息時都在做功課,以快點清除那些功課,有沒有得益我都不管了。

老師給予的功課、默書,各大節日的假期都逼學生回校補課。

不知不覺間,老師已經把你的時間安排好。

終於,可以離開這個地獄!

上到大學,終於可以活在一個自由的世界裡。

然而,我卻發覺自己不習慣這樣自由。

雖則大學有好多活動可以參與,可以很好玩,但以往在中學要擔任什麼角色,都有老師推薦、安排,去到大學就好像沒了一種動力。

沒法再依賴老師安排時間,總是覺得心癢癢的,好想找很多很多事情做,好想回到從前的忙碌、麻目。

突然覺得,忙碌都是一種幸福,沒有功課做,無書溫,真是好奇怪!

清閒就好像是一宗罪。

我患上了填鴨過後的絕症,不懂得安排時間,變得無所適從,我投入過的興趣,都被中學的老師和DSE趕盡殺絕,要慢慢重拾。

這種單向式的填鴨教育,使我不懂時間管理。過度的填鴨教育使學生失去獨立思考,主動學習,自己管理自己的生活、時間,令學生對於社會事情都不會有自己獨到的一面,不會take side。

大學的自由自在和中學的困獸鬥實在差天共地。

或許,港奴,就是在中學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