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大生包圍李國章事件,李國章牽扯學生和政黨的關係,民主派隨即與前線抗爭者切割保持距離,以免連累立法會二月補選及年底總選,聯合陣線徹底瓦解,港大生所謂「反李國章」、「保陳文敏」行動全面失敗告終。

不是李國章手段毒辣, 而是民主派臨陣退縮。

民主派的行動都是「玩玩下」,純粹博得泛民報紙頭條經已功德圓滿,再認真下去便要撕破民主派葉公好龍的抗爭假面具。筆者從港大黑袍事件開始,便力排眾議叫大家袖手旁觀(見《港大事件冷看眾生》一文)。陳文敏之類的上流社會人士,做不成副校長,不相干,被開除教藉離開,也不相干,港大赤化,更加不相干,但抗爭者違反其政治潔身,就很相干。肯定與其切割保留光環,所以由一開始就不應該聲援陳文敏,任其自生自滅,因為投放心血,最後受到傷害的是自己。

李國章一早看清局勢,港大生和民主派只是貌合神離的假拍檔,在溫和與激進之間尋找矛盾,稍為挑撥即見功效,傳媒連結學生政黨進行政治謀殺,公民黨本質軟弱無能,不敢瞓身支持,現在余若薇暗示公民黨不會提供法律支援,退後一格避開責難,港大生頓成爛頭棄卒,現在不用談什麼罷課不罷課,整個氣勢被李國章擊破,抗爭者將會遭到嚴厲肅清下場。人類總是重覆相同錯誤,由佔領中環吹雞退場,反水貨客記招切割,泛民那種與黃之鋒、雙學、本土派事後爭奪功勞,爭奪話語權的嘴臉,就知道民主派絕非好人。今次港大生聯合民主派,是不帶眼識人,是死有餘辜。

新社運第一鐵律:泛民大張旗鼓,吾等休養生息。謹記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