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管弦樂團(下稱港樂)音樂總監梵志登(Jaap van Zweden)榮獲紐約愛樂音樂總監一職,港樂好像興高采烈,更在官方的臉書和網頁上報導喜訊,但本文章不是評價音樂總監去紐約愛樂一事,當然要評,還是罄竹難書。本文想討論的是港樂用公帑接私人表演的問題。

我們先來一個溫故知新,以蘋果日報上年8月的報導[1] ,港樂上年2至3月到歐洲的表演中,最後一站居然到了荷蘭一個地產商的私人派對上表演。而且地產商聽說是指揮的好朋友。一隊每年拿政府7000萬的樂團,卻接一些私人活動,儘管,行政總裁麥高德(Michael MacLeod)指,私人派對是有薪的表演,但我們卻不知道樂團在表演中賺到多少錢,會不會要政府用公帑補貼。因為香港管弦樂團是不會把他們的財政公開。我們只有「相信」行政總裁,他說了就算。

港樂沒有在歐洲之行的公關危機中汲取教訓。去年12月中,香港管弦樂團為滙豐銀行成立150週年晚會作私人表演,加上排練和表演為期6天,滙豐銀行在整個週年晚會就豪花一億元,到場的都是達官貴人。香港管弦樂團就只在晚會中表演15分鐘,曲目是著名中國作曲家譚盾的作品,譚盾更在排練和晚會音樂會上指揮自己的作品。

我們不知道滙豐銀行有沒有為這次演出付款給港樂,但問題是港樂為什麼不可以光明正大的面對群眾?在港樂的網頁完全沒有關於這場表演的資料,但是表演的資料卻是在排練的時間表中,儘管是額外排練,但是卻在樂團的年度計劃中,所以是次表演是一早安排好的音樂會,可是公眾是完全不知道這一次私人的表演。其實如果是受薪的演出,為什麼要偷偷摸摸的不可以告訴給人知道接了滙豐銀行成立150週年晚會的表演,再者,現在滙豐銀行成立150 週年晚會的資料好像在網上都找不到,好像不想公眾找到任何的資料,好像是有點秘密不想公開。

其實港樂大可以就私人表演增加透明度,因為港樂始終是受政府資助的樂團,如果完全是由商界投資的樂團,如台灣長榮交響樂團,由張榮發基金資助,張榮發就是長榮集團的創辦人和前總裁,公開接商界表演也不是問題,以長榮交響樂團為例,他們更在網頁上有與長榮交響樂團合作的一欄,除了冠名贊助與捐獻外,她們更有邀請樂團或小隊作私人表演的一欄。原因是長榮交響樂團是沒有接受政府的資助,他要找商界演出也是必需的,所謂名正言順。

但港樂卻不是私營的樂團,她是以有限公司形式的慈善機構,港樂的最大資助是來自政府,就是公帑的錢,有人說,接私人表演是自力更新的表現,筆者是同意的。但如果是接私人表演的話,是不是可以保證到樂團樂師的薪金,行政人員的薪金,辦公室的開支,場地租用的費用,都是私人機構可以全數支付。因為這些表演都是樂季以外的表演,也不是在樂師,行政人員,辦公室,場地租用的年度預算中,更不是開放給公眾欣賞。其實樂師,行政人員都是政府以藝術發展局的名義資助港樂。而場地租借更是政府用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以場地伙伴計劃資助港樂。

圖片來源:potato_leon:instagram

圖片來源:potato_leon:instagram

筆者不知道港樂有沒有為今次的額外私人表演,問滙豐銀行支付以上的開支,也許樂師會因為額外加班而有加班費,但行政人員會不會有由滙豐銀行支付的額外費用,場地租用又會不會因為是私人的演出而在那幾天排練時支付全數費用?筆者深信政府以優惠價借出的場地,是希望樂團能把音樂推廣到社區,不是用來公器私用。以上的都是假設,只有港樂管理層最清楚,筆者希望以上的假設都是錯,港樂不是用公帑來在商界賺錢,也許港樂可以把樂師,行政人員,辦公室開支,場地租用的費用細項的列舉出來,那一筆是用政府資助的錢,那一筆是用商界,財團基金冠名贊助與捐獻的錢,清清楚楚的寫下來,以息公眾的疑慮。

參考資料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巡迴最後一站 赴總監友派對港樂為荷富豪私演捱轟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819/19261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