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以為港大學生會比學聯喺行動方面更為強硬,最後打咗成晚,原來一撚樣。

又夾又推又界人踢咗成晚,終於見到個校長出嚟同學生對話。校委會根本擺明要拖,唔意外。令我意外嘅係啲學生代表嘅回應居然係咁強差人意(同埋英文,除梁麗幗外)。第一、二個男代表好情緒化咁問點解要叫班警察入嚟校園,知唔知咁對我哋有幾hurt……云云。

你究竟嗡咩?宜家個重點係佢想拖呀!警察入嚟晨早預咗,成500幾人圍堵,保安根本應付唔到呢啲狀況,佢哋報警係人之常情(但部份保安有戰鬥力,會打人),所以根本無須連續兩個發言都用喺呢個point度。警察傷人當然係大問題,但一開波就用情緒化嘅方式質問,又無實質嘅point,令人感到相當空洞。

第三個代表(女,估計係梁麗幗)講嘢終於有返啲料。可惜,佢講到中段我已經知道唔得掂,因為佢居然妥協。妳居然比嗰十日嘅時間佢準備一個根本唔會有人出現嘅會面 + 兩個月準備一份肯定會不了了之嘅報告?聽到中間已經屌晒老母,你哋拖成500幾人嚟究竟係為咁呀?搞大龍鳳呀?

無可否認,之所以compromise嘅最主要原因,係李國章同大部份校委已經走咗佬。呢個失敗,企最前嘅抗爭學生同群眾有一定責任,下面會講,但係成座大樓喺度,加埋咁多學生、群眾,你唔識升級嘅?啱,個校長根本係個figurehead,畀李國章挾住,但咁你仲同佢講數做咩?

到啲代表用中文宣佈決定時,啲人已經走咗一半。又「唔想話呢個係階段性勝利」咁宣佈階段性勝利,又打飛機話呢個結果「唔係好衰」。聽咗一半已經唔想再聽,同眾人跟大隊離場。

【 行動反思 】

1. 行動指示要更清晰。當時警察強行闖入大樓,前方人群唔知應該推閂度大門(堵住唔畀警察入)定拉開度大門(以為我方要佔領大樓),加上保安同警察混雜人群之間,令信息更為混淆,結果畀大隊警察成功突入。

2. 要有默契,前面攻後面要自覺防住班警察。聽講前方喺大門度混戰時,後方居然有人食花生而唔係協防。

3.  唔諗住幫拖嘅咪撚落嚟啦!見到好多人著拖鞋、高跟鞋落嚟戰場,又見到成班細細粒學生姐喺度圍埋吹水,唔知喺度溝仔定做咩。就算係有幫手推嗰啲,都因為身型弱小而喺人堆之中好快被夾到喪失戰力。都已經講到唔想再講喇,喺人堆推撞之中,著高跟鞋好易會跌低,而你一跌低就會連累其他人一齊人疊人跌低;而著拖鞋不但妨礙行動而且好易畀人踩傷。至於體能較差嘅女仔,有心固然好,但唔該妳係企就企後面啦,明知有可能變夾心餅仲走去做,只會徒增傷者……九二八都過咗咁耐,呢啲都應該係常識喇。

4.  唔好動輒宣佈群眾間有便衣,因為 A) 當時場內已經混雜穿制服之保安; B) 對方佔有大樓呢個制高點,加上警方防線在示威現場後方,再加上 A,已經能夠實施多重監視,無須再派出便衣滲透;C) CID人哋受過訓練,會咁易畀你捉到?D) 呢點好重要,大部份示威行動,包括呢個,唔止有學生,更有大量一般群眾參與,陌生面孔一定有。你一witch-hunt,只會造成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