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群體動物,要聚頭,要交際,但很多時候,交際太浪費人生。
朋友生日、聖誕、除夕倒數、新年敘個舊,不少圈子,不論是識了十年、廿年,不論在學、工作所識,很多時候,再聚首一堂,還只會話當年。
重覆又重覆的故事,講著那些年老掉牙的笑話,集體嘲笑那個像專家Dickson的毒男,飯聚三兩小時,重覆著不著邊際的話題。
這些情景,有時一兩年出現一兩次,還好;有時一星期一兩次,就實在惡頂。
心裡明白,大都只能做酒肉朋友,都是生命中的過客 ,不能深入溝通,難以精神上、智慧上交流,都是Kill Time的伙伴,然而你心知,你的時間不是用來如此消磨。

語言無味的人太多,可是我們可應酬的青春太少。

你有太多興趣要享受;
你有太多理由需要休息;
你有太多思緒需要獨處整理;
你有太多人生目標趕著去努力;

不要、不想、更不應浪費時間心力感情在無聊人身上。
總有些圈子,就是深入不了,自感格格不入,就早該疏遠,過自己的活。
認識一段時間的朋友,要是可深入交流的,很快就會磁場相近而搭通線,而人生流流長,如斯深交的人,大概一掌之數,能有十個八個嗎?總算萬幸。

可惜,將軍亦知,人在江湖,總身不由己,俾面派對總要去,間中現身蒲個頭,足矣。
交友過程很偶然,講緣份;擇友過程很痛苦,要講智慧。
當然莫道你在選擇人,人亦能選擇你,平常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