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被林語堂先生的散文裏頭的一句『處今日之世,說今日之言,目所見,耳所聞,心所思,情所動,縱筆書之而罄其胸中』所深深打動。
出生八十年代末的我,有感在香港回歸後,祖國欲“收復”之心,猶如渴驥奔泉,城市變化之速,星移電掣。眼見上水、旺角等地零落,今日即來筆錄一下我心中的家-深水埗。
我成長於這個我認為富有香港本地特色的地方,至今仍在此居住。
這裏夠草根,平凡卻又非凡。許多名人曾是深水埗居民,像黃霑、吳宇森、錢穆、張耀永等,說是英雄輩出,一點不為過。
當年雙十暴動,黃霑先生親眼目睹瑞士領事夫人在深水埗街頭被活活燒死。
相對來說我眼中的深水埗太平多了。

來到深水埗,甫踏出地鐵,就是遠近馳名的鴨寮街。
狹小的街道,擠滿一檔又一檔小販檔攤,每逢過年賣著些中國傳統棉襖、新年掛飾,中秋,則掛滿各種卡通人物為造型的燈籠,當然,少不了全年四季都在賣的林林種種手機電器,二手全新,壬君選擇。
鴨寮街給人印象是品流低下,龍蛇混雜。
但身為『陀地』的我,毫不懼怕,兒時更經常跟友人在這玩捉迷藏。
記得有次躲進了一檔售賣日本女優性感寫真集的攤檔,赫然發現,連忙跑開。

離鴨寮街不遠,就是黃金商場。很難想象身為女子,那裏卻是我從小的摯愛的購物熱點。
當時,為搜購現已絕跡的翻版電腦遊戲光碟,我經常哀求爸爸同行。
在他雄偉的身軀保護下,我總是能安心地挑選深愛的遊戲。
『美少女夢工廠』、『明星志願』、『三國誌系列』,『模擬市民』等,陪伴我渡過無數閑暇無聊的假日。

而爸爸也有屬於他自己的遊戲時光,逛玩具街,大手購入各式各樣的模型,一般以海洋生物為主。除了玩具,他還愛到夜冷店裡買衣服。每次他叫我猜買到的衣服多少錢,我總愛報小數。這樣他認為省了錢,便是樂開懷。在他獨自逛街時,我便與母親散步到公和荳品廠喝豆漿,吃煎豆腐,最後來個甜品,滑溜豆腐花作結。

深水埗可愛的地方實在太多,未能盡錄。
延綿歲月,變遷本是常事,可是因為我們愛這個地方,變的方向,絕不能不管,絕不能妥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