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中共打壓思想輿論 / 意識形態,港人勢必奮起反抗。不過,礙於激進政黨的外強中乾,港人在反抗過程中同時會遭受到無理指罵。

尤其甚者,免費電視的自甘墮落,令低下層市民的基本娛樂遠不如富人。生活在一個備受壓迫、充滿階級歧視的城市,正是悲觀情緒彌漫的主因。

中共厲行思想輿論 / 意識形態鬥爭

《環球時報》批評「銅鑼灣書店」「長期出版、銷售針對內地的政治書籍,大量編造虛假內容,惡毒攻擊國家政治制度……給內地維護秩序製造了特殊干擾」、獨立電影《十年》為「完全荒誕、宣揚絕望、思想病毒」,反映中共已然對香港展開思想輿論 / 意識形態的鬥爭。習近平於 2013 年發表的「8.19 講話」中說得很清楚:

要敢抓敢管,敢於亮劍,著眼於團結和爭取大多數,有理有利有節開展輿論鬥爭……對那些惡意攻擊黨的領導、攻擊社會主義制度、歪曲黨史國史、造謠生事的言論,一切報刊雜誌、講臺論壇、會議會場、電影電視、廣播電臺、舞臺劇場等都不能為之提供空間,一切數位報刊、移動電視、手機媒體、手機短信、微信、博客、播客、微博客、論壇等新興媒體都不能為之提供方便。對這些言論,不僅要在網路上加強控制,而且要落地做人的工作……對造謠生事的,必須依法查處……決不能讓這些人在那裡舒舒服服造謠生事、渾水摸魚、煽風點火、信口雌黃。

當下香港步入「白色恐怖」的嚴冬,很大程度上和中共改變過往江澤民、胡錦濤年代的大政方針有關。

「本土派」米曹撕破「人民力量」畫皮

「網絡廿三條」是中共委託給港共的政治任務之一,乃思想輿論 / 意識形態鬥爭的一個方面。林鄭起初放風「不排除為大局著想抽起『網絡廿三條』」,旨在玩弄「兵不厭詐」的手段,令泛民疏於防範。果然,「民協」馮檢基發言不足 15 分鐘,「社民連」梁國雄未及趕回議事廳發言,致使「網絡廿三條」通過二讀。儘管梁國雄事後承認責任,港共無疑險勝一仗。

港共能夠突襲成功,源於「泛民」的輕敵、厭戰。作為香港市民,有權利向每一位議員提出質詢,每一位議員也有責任作出合理的回答。「本土派」支持者米曹在議會外質問「人民力量」的陳志全「尚未發言的議員應否承擔責任?」、「除了拉布,『泛民』還會採取什麼後續行動?」,因此是合情合理,是在履行自身的公民權利。不料陳志全尚未發難,「人民力量」支持者就已經擺出一副「護主」的架勢,主席袁彌明更在網上對米曹作出人身攻擊。一個堂堂的激進派政黨,落得如斯下場,不禁令人惋惜。

當然,「人民力量」動輒「潑婦鬧街」未嘗沒有原因。「人民力量」自成立以來即缺乏明確的政治主張 / 行動綱領,只知籠統呼喊爭取民主、幫助基層。劉嘉鴻、袁彌明俱無設定政治主張 / 行動綱領的本事,蕭若元、甄燊港等人又具有大中華情結,篤信「和理非非」,結果,「人民力量」既在本土議題上左支右絀,亦逐漸流失年青一代的支持。「激進」二字,雖表現於口頭及身體姿態上,但已令安於現狀的中產不悅,寧願選擇傳統「民主黨」、「民協」。「人民力量」進退失據,對清楚堅持「香港人優先」、深受年青人歡迎的「本土派」有著雙重的妒忌和憎恨,加上害怕支持者數目進一步收窄,其於是無所不用其極,抹黑對手,甚至向對手作出人身攻擊。

米曹被辱事小,「人民力量」破產事大。9 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人民力量」選情嚴峻,幾乎可以斷言。

十二年後再遇「足金金猴」,見證免費電視日益墮落

「人民力量」是 2011 – 2012 年充滿朝氣的反對派政黨,「無線電視」則是千禧年前後極力捍衛觀眾免費收看「英格蘭超級聯賽」(精華) 權利的電視台。

且說當年只有 ESPN 及 Star Sports 能夠直播「英超」,對未有安裝「有線電視」的球迷造成不公。有見及此,「無線電視」遂與「有線電視」達成協議,決定於每星期二的凌晨,播出上一周「英超」的精華片段,讓所有收看免費電視的球迷能夠一睹「英超」球星的風采。「無線電視」為了增加精華片段的吸引力,特意安排蔡育瑜、曾偉忠擔任旁述,「足金鳩猴」事件正是十二年前 (即 2004 年) 在一集「英超」精華中發生的「蝦碌」。

十二年過去,「無線電視」早已不再播放「英超」精華,蔡育瑜、曾偉忠現貴為 now tv 的足球評述員。「足金金猴」片段雖可完美無瑕的複製,背後的意義及精神卻徹底轉變了。它標誌著收費電視全面壟斷足球直播,揭示免費電視不復捍衛觀眾免費「睇波」的權利、對專業球評人賤視和不予挽留等殘酷現實。

再遇金猴,心情不是可喜,更多是黯然神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