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近年的本土論述貧瘠,有感要寫此文以「導正本土」。

一些廣為傳誦、朗朗上口的本土論述,其實千瘡百孔、狗屁不通。就借周子瑜遭匪國黃安謀害、及同期的羅志祥「因為我們都是中國人」一事帶出有邏輯的本土論說。

黃安及羅志祥等狂熱愛國的中國人,於事件發生之後遭猛烈杯葛。香港有個自喻村長的黃浩銘,憑著半桶水的個人主義以及自由主義,膽粗粗在自己的Facebook上為中國人的遭遇抱打不平:

黃浩銘:「 //台灣總統蔡英文:『沒有人需要為自己的認同感到自責,也沒有人應該強迫別人為自己的認同道歉。』// 有一事大惑不解。 一個人的身份認同是屬於他自己的,甚麼人認自己是甚麼人,大抵都只是他們自己的事情。要是我們一定要某人承認是甚麼人,或者不承認是甚麼人,那我們跟共產黨的分別在哪裡? 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凱撒,我們要譴責的是強逼別人有某一種身份認同的人,而不是身份認同跟我們不一樣的人。當我們譴責強逼者的同時,也千萬不要變成強逼者。

補充: 一個人,自覺是香港人、中國人、地球人,都是他們的選擇,我們不必因為別人作出的選擇而生氣,就正如一個人喜歡另一個人一樣,都是認同、選擇。我們反對逼迫別人接受某一身份,也無須別人自願接受一個身份而生氣。 你可以因為你是甚麼人而自豪,但其他人也一樣,如果其他人跟你不一樣,又對你沒影響,而那人卻要大受鞭撻,「族」同異伐,我則不太理解了。 」

粗體部份為黃浩銘立足的理據,但除此之外其他一概不成邏輯。細心審視粗體文字部份,係溢出自由主義以及個人主義的氣息,但一結合其自以為是的推論,就變得乏味,一味大愛自我犧牲的嘴臉,完全背棄自由主義以及個人主義,自打嘴巴。

以本土掛帥的諸君讀者,其實水平都與黃浩銘不分高下,別覺得我批評黃浩銘的同時就等如自己可以竊笑、幸災樂禍。

看看熱血時報主持譚仔如何評論黃浩銘的膠論:

譚仔:「為何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香港現時受著中國入侵,中國試圖以大量中國人或以新移民、或以自由行方式,消滅香港的法治、文化、語言、文字,中國人正正就是這些入侵者。 身為香港人,若以守護香港為己任,豈能以入侵者之自居? 所以,我們只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粗體部份為譚仔所持的理據,理據充分但其推論牛頭不搭馬嘴。譚仔首先假設全世界都係香港人,就如匪共預設所有黑頭髮黃皮膚的人都係中國人一樣,將自己的一廂情願套用響全部人身上,自私又無理。

再舉評論人林忌對黃浩銘的回應:

林忌:「再說清楚一點,目前的問題,是中國人、香港人與台灣人之間的「打交」,而中國是高牆,因為他們有黨支持,有人數的絕對優勢,而香港和台灣則是雞蛋。而閣下卻只看見胡定欣,而不是去制止中國人迫害香港、台灣的明星… 」

同樣粗體為理據。不過後尾引用村上春樹的高牆雞蛋論,指中國共產黨有優勢,故世人都要反抗中國。推論狗屁不通。

無論係黃浩銘,抑或何許人,對打柒中國人的解說都係千蒼百孔,各人弊端如下:刻意無視事實;過份訴諸情感,一廂情願;忘視原委,立場飄移。人人都自以為建立起一套邏輯系統,實際不然。

我構思香港人論之時,曾深陷「如何區別正統香港人」的泥沼之中,然後悟出一點,以下節錄其中精華:「任何人都可以稱呼自己做香港人,瑞士白人鬼妹又得、肯亞馬拉從跑手又得,乜都得。只係有一種人唔叫得:「唔認自己係香港人」嘅人。我地冇權力冇義務去迫人承認身份,正如支那都冇權迫我地叫自己中國人。」

以下就直接引用上面諸君的言辭,再加上我的推論去締結最合邏輯的本土論述。

香港現時受著中國入侵,中國試圖以大量中國人或以新移民、或以自由行方式,消滅香港的法治、文化、語言、文字,中國人正正就是這些入侵者。中國人想盡辦法將香港人消滅。牠們將所有人默認做中國人,再將反對的都標籤為反中亂港、破壞一國兩制。講得明白,就係強硬殖民,迫人做中國人。

一個人,自覺是香港人、中國人、地球人,都是他們的選擇。

台灣總統蔡英文:「沒有人需要為自己的認同感到自責,也沒有人應該強迫別人為自己的認同道歉。」 一個人的身份認同是屬於他自己的。偏偏中國就剝奪我們身份認同的自由,故我們勢必反抗,為自由而戰。

「我們反對逼迫別人接受某一身份」,故此極力抗拒中國共產黨每晚六點播匪歌洗腦、高談血濃於水。
「我們反對逼迫別人接受某一身份」,故此極力抗拒中國大陸透過娛樂、又或以任何形式將歌頌五星紅旗的意識形態污染香港。

「我們反對逼迫別人接受某一身份」,故此極力排拒打壓香港人、打壓西藏人、打壓新彊人、打壓臺灣人的中國人。

這是中國人、香港人與台灣人之間的「打交」,更直接就係港台對中之戰,戰爭之上只有敵我之明。既然你都自認係中國人,我尊重你,我承認你,我都好樂意話你知你點解值得死。

因為你係中國人,故我必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