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見過楊偉雄?冇?我見過。」

「我真係見過,仲見過喺政總入面,佢落柯打要搞 Uber。」

科技以人為本,改善生活。如手提電腦記事、錄音筆採訪、航拍‥‥‥不計其數。我們就可以用。同一個行業,同一個市場,都會因為科技產品或應用程式而改變整個遊戲規則,顛覆生態。更貼近香港人生活脈搏的,莫過於搭的士。

以前搭的士,沒有Uber,沒有iPhone Samsung,只能揮手截停,等運到。司機一句唔上,唔得,交更,足以令你心煩、多疑。97過後,遊客似雲,司機滿肚腸肥,氣焰囂張。先劏外來佬,拒載本地人。從此可見,的士市場一直由司機打骰。直到Smartphone盛行,打破市場困局。俾錢的可以話事,有得揀。2008-09年,Steve Jobs 推出iPod、 iPhone 3GS,開創先河,藉應用程式解決疑難,提供娛樂。 And One more thing:鼓吹其他電話公司和Google 都加入競爭,大力開發流動程式和衍生產品。12年至今,不少Call的士Apps,如85的士、HKTaxi 相繼推出,更成為大學年終報告的試作項目。你無須受氣,只需按幾個制,就可以叫的士,去你想去的地方。

香港的士市場崇尚自由競爭,但司機人數不變,服務態度直到Uber出現才轉好。起初,仍有大部份的士司機捨難取易,自恃熟客多,拒載他人,上車離去。Uber 到港,吸引更多人競爭。試想你西裝示人,盡快到場開會,傾一份合約。你眼前有兩位司機:紅色的士,肥叔叔,十句有三句市井粗言;黑色Tesla,西裝型男。相信,你都會揀後者。Uber而且是一個自由平台,可以鼓吹更多靚車名人,轉職的士司機,司機人數可加可減,只要有白板。

不少外國政府一向鼓吹科研,任由民間自發,但都會見Uber打擊當地的士行業,跟Uber法律團隊、員工對簿公堂,維護生計。只是,Uber頂多罰款了事,繼續接客。即使當地的士司機都奈你唔何。唯獨香港政府,97過後就借科研頂目分結親中或友好公司,塘水滾塘魚。無端開設創科局,只是強搶肥豬肉到自己口中,根本無心發展科研,鼓吹新興產業,了解市場動態。據今日太陽報所知,全港首宗 UBER兩司機入罪,兩名認罪被告,受Uber保險條款誤導,最終各被判罰款七千元和停牌一年。即使Uber無心被騙,本地的士多次示威,但港府無能,乖僻自是,人治跨過市場和制度,都足以解釋Uber冷淡處理以上衝突。

過百名的士司機參與示威,反對Uber跟其他的士Call App ,2015年7月

市場規則,自由再多,只要政府出手打擊,不管有心無意,其他行業或新興公司見此都會打退堂鼓,不敢到港經商創業。香港人創業再久,終避不過跟政府打好關係,關係先於實力。實為大忌。一個創科局,原意創意科技,鼓吹競爭,但奈何要叫人理會社會責任,話藍光螢幕會傷眼,背後又有什麼因由呢?

沒有Smartphone年代,科研自由,但都有不少權貴利用制度、關係網杜絕任何顛覆或損害自己利益的創意發明。小時頌讀的電燈發明家愛迪生,一生都不斷打壓Tesla的發明,但時間日久,誰贏誰敗,如今用A.C. (Alternating Current—交流電)或D.C. (Direct Current—直流電)發電,一目了然。科技再強,人不進步也是枉然。如今,隨手隨眼都見到有人跑步帶 iWatch,玩航拍機拍片,叫菜用平版電腦。美國也開始全民寫Code,歐洲諸國都開始檢討寫程式,能否成為常規科目日本 Dotinstall等開放平台相繼推出,自學寫App的時候,香港人仍要故步自封,用一條法例,再修改多條法例去保障行將就木,不思進取的行業嗎? 將來,大家只會到更多 Programmer自學寫Apps,繼續實踐嶄新概念或附上電子產品去顛覆世界。法律再醜惡,放蛇再卑劣,都阻止不到汰弱留強,適者生存的自然法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