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傳牛郎織女每年只有一天能見面,這對許多情侶而言是不能接受的一件事。相愛就是想多見對方一點,就是只是吃個飯然後漫步公園也很浪漫,反正只要有對方在身邊就很窩心,畢竟浪漫任誰也會喜歡,甜蜜誰也不抗拒的。

不過這個戀愛的設定並不能用在B君的身上,因為他覺得戀愛只應是人生的一部份,而非全部。他能接受情侶間會做的所有事--前提是不能做得太多,就算是見面一星期也不會多於兩次。別以為這樣的他會很難認識到女朋友,俊俏的外表配上一種女生稱為神秘感的氣質讓倒過來追求他的女生從不間斷,連我們這班男友人也稱呼他一聲男神。他曾經跟有過好幾段戀情,只是每次都是他提出分手,理由就是他覺得女方「太痴身」,讓他感到毫不自在。我們都大呼浪費,因為每一位女生都是模特兒的級數,但他只是呷一口威士忌,嘴角微微一笑然後再說了一句「我要的不是這樣的女生」。對他而言,感覺比一切重要。

單身時的B君也樂得清靜,閒時於書局看看食譜,然後到附近相熟酒鋪挑選合口味的紅酒與威士忌,回家再嘗試烹調剛剛看過的菜式。久而久之他練得一手好廚藝:由中式的蝦仁炒蛋、西式的五成熟安格斯到西班牙海鮮飯與德國豬手都有餐廳級數水平。他不時會宴請我們一眾好友,配上他精挑細選的酒品,我們無一不是滿足而回。聽聞其中一個他的前度正是因為一道飯後甜品焦糖燉蛋而對B君心生愛慕,結果那個時候一大班男性友人都搶著請他教授焦糖燉蛋的製作方法。最近他又開始鑽研古龍水起來,在不同場合配上不同氣味的古龍水又為他增添幾分魅力,想必已經又有幾個女生已經因此為他傾倒。

記得一次巧合下我跟B君在中環吃了頓晚飯,我問他到底心目中想要的女生是怎樣。只見他放下刀叉,拿起面前的紅酒喝了一口。「其實我也不知道。」他望著窗外的風景回答我。「要說的話,我想要一個互相信任的關係。就算一段時間沒見,大家的感情都不變,信任仍在,能甜蜜的分享彼此新的見聞。」我隱約明白他的意思,笑著跟他說條件太高了,很難找到。結果他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跟我說了一聲「未遇到的話就享受現在不就好了嗎?」

有一刻我想問B君單身的生活不悶嗎?只是還未到嘴邊我就收了回去。因為我了解到他那種境界要的已經不是單純的要一個伴,而是更高層次,想要一段能讓他繼續嚮往自由而又互相扶持的關係。像他這樣灑脫的等待著一段真正合適自己的關係,是身為男人的我最想做到的。

回家路上,我拿起了臨別時B君送我的那一支自製古龍水。在那個半透明的磨瓶身上面刻上了"Liberty",他說是他替這一支古龍水起的名字。我望著那清澈透明的古龍水,想起他那個晚上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說話。

「問清楚自己要找的是一個女人,還是一個愛人。當有一日你覺得自己是後者,你自然就會明白現在我所想的。」

男神這個稱號,他受之無愧。

一個讚好,是對我的一點支持。
如果想分享給其他朋友的話,請標明出處並附上專頁網址。
Fanpiece:http://women.fanpiece.com/moyinday/
圖片來源:網絡取材,後期加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