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台灣大選,香港政客、社運人士總是一窩蜂的到當地「感受民主氣氛」。他們當中,除了傳統泛民、今次還有近年冒起的本土派。香港人出現在台灣政團的造勢大會,本來就有點不恰當。可是最難看的還是向來大中華主義的傳統泛民,不知是否眼見民進黨、時代力量形勢大好,忽然成為他們的支持者。政棍賣港固然馨竹難書,泛民成員發表反台獨言論亦屢見不鮮。

早在二千年阿扁當選總統,香港立法會就曾通過一個「反台獨」議案。一個那麼荒誕的議案,除了吳藹儀投棄權票,竟然全體議員贊成。同年,作家鐘祖康發表文章《台灣有權獨立》,祖康君不但因而受到中共黨報惡意中傷,屬傳統泛民的何俊仁亦沙文主義作崇,撰文反駁。正如祖康君所講,香港人普遍不理解台灣,何俊仁便錯誤將台灣民族理解為中華民族。更災難性的是,何俊仁認為台灣在戰後已「回歸」中國,否則便不會存在一個「有份代表中國的政權」,盡顯無知。

傳統泛民也許受到「紅藍史觀」的荼毒,何俊仁等「保釣」人士宣稱中國擁有台灣、澎湖、沖繩和尖閣的主權。其依據跟國共一樣,都是日本不予承認的波茨坦公告和開羅宣言。受到荼毒的不單是上一代,蔡英文宣告當選後,學聯秘書長周永康竟然呼籲蔡總統訂立台灣的香港關係法,令人哭笑不得。流亡政權並非以國家的形式統治台澎,沒有國家的台灣憑什麼訂立香港關係法?何俊仁的觀點是不值一駁的,台灣人的意願必須尊重,正如香港人的意願必須尊重。再講,台獨並非從中國獨立,那台獨跟你中國人有何關係?

香港城邦派敦促中國紅軍發兵西菲律賓海,請願期間展示了兩個中國的旗幟。類似的事情,一些「保釣」團體亦做過不少。不知有心還是無意,他們全部墮入國共「九二共識,一中兩表」的邏輯。零八年時,被理解為本土派的立法會議員黃毓民亦撰文表態,支持不過偽命題的「兩岸和平」協議。然而從日前毓民一眾在台灣觀選時高呼「打倒共匪!中華民國萬歲!香港萬歲!」並將自拍影片上載可見,相比惺惺作態的傳統泛民他們還是老實得多,縱使片段很快便被刪除。至於他們頌揚中華民國時提及香港是否要香港加入一個已經滅亡的「國家」、被已經完結的國共內戰封鎖在「一個中國」,香港傳媒理應詢問一下黃議員。

不理解台灣的香港人同時喜愛就台灣政局說三道四,指點江山。香港和台灣獨立的對象並非相同,然而兩地同樣備受外來壓迫,香港人跟台灣人多作交流,互相給予一些良性建議未嘗不可。香港和台灣立國後,也可透過建交來體現民族獨立。可是,香港評論員大多具備國民黨情意結、中華民國情意結。就不熟悉的事情勉強發表意見,最終只會令港人蒙羞,破壞大事。

大選前夕,作家李怡在其社論說:「國民黨退居台灣後,在抗拒中共守護台灣,以及在建設、給人民有限自由、逐步開放民主、開放報禁黨禁等方面,成績不容置疑」、「黨有功有過,國民黨做錯什麼,今天不必細數。沒有中華民國,台灣也真的可能沒有今天」。李先生不知道沒有「中華民國」,台灣老早就隨著太陽降下而獨立建國了。失去革命目標,中共也不能藉詞武力威嚇台灣。至於台灣共和國成立後姓資姓社則是台灣人自己的事,與中國人無關。

雨傘革命期間,有香港人企圖衝擊金紫荊廣場的五星旗升旗禮。學聯、學民思潮隨即化身糾察,築起人鏈阻擋。黃之鋒向群眾解釋:「我們爭取民主,不是搞獨立。」獨派的想法正好相反,我們的追求的並非民主,而是獨立。君不見香港的不民主其實緣於殖民壓迫。今天台灣經歷第三次政權輪替,然而台灣人仍要不住衝擊現有體制,為創建台灣共和國舖路。畢竟外來政權是寄生、殖民台灣的。

道不同不相為謀,台灣人不需跟香港那群「紅藍兵團」談太多,他們沒有資格。他們昨天才為周子瑜抱不平,今天便誣衊蔡英文為華人首位女總統。至於香港人也要時刻保持警覺,不要錯信妖言惑眾的親華學者。香港仍未有什麼實然主權,統獨也沒有所謂的中間路線、第三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