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23條剛二讀通過,距離正式立法只剩最後一步。

網絡23條,就是為警察拉人、滋擾良民提供更多藉口。此為中美合作剝削港人之證據,除了此惡法方便中共辦事之外,亦保護美國版權商之暴利,是中美合謀宰殺香港。

現在香港警察任意妄為,恃寵生驕。筆者不單在傘革時期一次又一次看見警察放生打人之藍絲暴徒,在筆者於菜街擺街站時,亦遇過警察來惡言相向。他們視香港人為仇敵,他們視香港人為二等公民(事實上是三等,二等是警察,一等是大陸人),只欠一句Sieg Heil,他們就完全成為納粹黨衞軍。

二戰時納粹會用猶太人做實驗,現在高永文會活摘香港人器官拱大陸人醫療,剛剛意大利實驗猴子換頭成功,大陸人進一步可以來香港將整個身體換掉。隨著近兩月已有數名學生被壓力迫死,香港人自殺潮亦正式開展。此刻香港人的情況,其實比當時的猶太人更加嚴峻。因為猶太人與西方共同信奉耶和華,但香港人卻在美國人和中國人兩者眼中的異族,被兩面排擠!中國人會說你不「愛國」,你反抗大陸人的話,被美國思想滲透了的左膠便和你不大愛。

除了與納粹時期相似外,香港其實和元末也極似。去年有次警察不夠南亞裔打,那單案出現後警察就不拉敢於勇武對抗的南亞裔。不過,他們欺善怕惡,卻會誣告和平的示威者以胸襲警。佔領金鐘時期最後一晚龍和大戰,警察只拿棍不拿盾,充份顯示他們鄙視港人的心態。只要他們的身份是警察,港人就不敢打。在元末時,官差會為了交數抓人,他們亦欺善怕惡,專抓好人。因為當時如果你不反元,就是善類,易抓易審。若你加入反元,官差怕不夠你人多勢眾,不敢抓你。現在警察拉人,正是同一心態。試想,當你不反政府反而會被拉,傻的也會一起反政府吧?

諸君,究竟現在的香港像元末時期,還是像納粹時期,就是乎你我敢不敢在月餅裡攝張紙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