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有幸初次參與大嶼山寶蓮寺舉行幾日幾夜嘅水陸法會,係法會當中得悉一啲佛門近況後,實在不禁有啲感慨,特意撰文向大家講述。

於我第一日參加水陸法事,我發現禱文上出現為「中華民國…大總統…副總統」祈願嘅禱文。當時心生一喜,難道寶蓮寺仲處於中華民國陣型?後來立即發現,係自己諗多左少少。從中華人民共和國請嚟嘅法師,以北國國語直接將「中華民國」改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可笑嘅係,後面繼續用「大總統…副總統」等民國官銜。呢個咁滑稽場面,竟然所有人跟住念念有詞,完全唔察覺有問題。同樣場面,係往後嘅法事當中次次出現,筆者都已經見怪不怪。事後問及得知,原來主持這次法會嘅法師們經常巡迴(包攬)香港澳門大部分法會。北國法師來港主持法事已經係恆常之事。筆者乃係法會初哥,法會是否完整同嚴謹,絕對係一無所知。不過,係某些參與法會嘅師兄得知,寶蓮寺有一位香港法師主持法事十分嚴謹同講究禮儀,至少比今次主持法事嘅法師嚴謹。雖然深感疑惑,但係亦無考究,水陸法會乃係重大法事,為何今次唔用較嚴謹嘅香港法師呢?

於法會尾聲嘅午飯(有一個特別嘅名詞,不過筆者忘記左),有位寶蓮寺嘅和尚向在席人仕道謝,並且說明一下寶蓮寺嘅近況。原來寶蓮寺換了住持,一位由北國湖南空降嘅和尚,接替左前任住持。當然前任住持經已年老,亦自覺不能勝任住持嘅工作。新任住持有兩項發展大計,第一、與騰迅等北國紅色資本科技巨擘合作發展網上佛學課程。第二、於北國設立佛教學院,為香港佛門招攬新血。

筆者原先只係顧住玩手機,但係聽到呢度不禁心寒。大家可以想像得到香港嘅寺廟只有講北國國語嘅僧人嘛?眾人係佛堂中誦經念佛,為極權背書,卻渾然不知。捐錢做法事,只係將你地嘅錢轉移上北國公司。要發展網上佛學課程點解唔搵香港公司?要招攬新血,為何唔招攬香港人?原因顯而易見,佢地在意嘅並非於香港宏揚佛法,只係在意於換血!

坦白啲講,香港佛教真係要自己救,又有邊個信佛嘅家長自己放棄繁華俗世,或者支持自己仔女去出家呢?香港佛教早已染紅,完全變紅亦都指日可侍。可能又會有啲佛教徒話,「宗教還宗教,政治還政治」或者「你係咪信佛先」,其實係一個無神論國家底下發展嘅宗教,除左政治同經濟原因之外仲有啲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