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宗任命李斌生輔理主教為澳門候任教區主教以後,雲海就說天主教香港教區下任主教一定是由楊鳴章去做。這種見解實在忽略了教會法的規定。

李斌生候任澳門教區主教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在澳門作惡近十三年的天主教澳門教區主教黎鴻昇終於辭官歸隱;而更慶幸的是由於澳門現時沒有助理主教或輔理主教,而教宗方濟各最後是根據《天主教法典》377 條第一項任命一個在澳門沒有利益瓜葛,身為法學博士、熟悉教會法的香港人(對於澳門這個法律意識低落,貪污腐敗的社會來說,任命李主教這法律學者實在意義重大),李斌生輔理主教為澳門教區的正權主教,澳門的天主教教會看來終於露出了曙光。以「澳門鄺保羅」來形容黎鴻昇絕不過分;2003年7月澳門為基本法23條立法時,竟稱「立法保障國家安全,理所當然」,2009年7月稱澳門要升提昇公民教育水平才能普選特首,2010年9月甚至要求教區葡文報章《號角報》停止報導政治新聞,2014年澳門聖若瑟大學因政見問題竟拒絕與政治學課程講師蘇鼎德續約,黎鴻昇竟稱不知情。積極依附權貴的他在2015年獲授銀蓮花榮譽勳章。

對於黎鴻昇的惡行,相信澳門的天主教徒比我更清楚,我不打算在此詳述。不過可能大家有點混亂:甚麼是「輔理主教」,甚麼是「正權主教」?不都是主教嗎?本文打算透過簡介西方教會「主教」之種類,從而解釋主教對教區以及當地政治之影響力。

你看,黎鴻昇跟吹水安握手時笑得多開心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在西方教會中,有兩大教會實行徹底的主教制,分別是天主教和聖公會,並且相信主教乃是繼承使徒的位分(使徒統緒/使徒承傳)。信義宗由於四分五裂,各地對主教/監督之權責定義有所出入,不是所有教會都承認使徒承傳;循道衛理更不是所有教會都行監督制(香港就只是行議會制而非監督制)。

主教一詞來自希臘文ἐπίσκοπος(epískopos),解作監察者、監督(overseer);早期只是長老當中的領袖。然而初期教會使徒相繼逝世後,教會群龍無首,於是昔日由使徒所按立的監督就成為了教會第二代地區領袖,當中包括初期教會不少教父們,例如聖奧古斯丁、聖安波羅修等。直到由使徒約翰所按立的監督,教父安提阿的聖伊格那丟,在<聖伊格那丟達士每拿人書>中為「主教」的位份作出清晰定義,提出「不與主教偕,則不論何人不准為教會之事」,主教才成為獨立的聖品。根據《天主教法典》的定義,

「375 條 –

1 項 – 主教是由天主制定繼承宗徒位者,藉賜於他們的聖神被 立為教會中的牧人,使之成為教義的導師、神聖敬禮的司祭和治理的服務 者。」(《天主教法典》)

留意,其實教宗也是主教,不過是天主教法典下最大的主教。在天主教裡主教分以下各級:

  • 教宗:「羅馬教會主教享有主單獨賜給宗徒之長伯鐸的職位,此職位亦 應傳遞於其繼承人,因此教宗為世界主教團的首領、基督的代表、普世教會 在現世的牧人;因此由於此職務,他在普世教會內享有最高的、完全的、直 接的職權,且得經常自由行使之。 」(《天主教法典》第二卷第二編第一組第一章331條)
  • 樞機:「有權依特別法選舉教宗;樞機得以團體性 行動協助教宗,即為處理比較重要的問題而被召集時;或個別協助教宗,即 由於所盡各種職務,幫助教宗管理普世教會的日常事務。 」(《天主教法典》350條)(注意:樞機不一定是樞機主教。根據350條,教宗亦可授予在羅馬城內堂區的司鐸執事「樞機」之名)
  • 宗主教:教會之最高領導。在西方禮這僅為虛銜,但在東方禮的「自治教會」中,宗主教即為自治教會之最高領導,直屬教宗。(《東儀天主教法典》46條)
  • 教省
    • 教省總主教:「教省總主教監督教省,他同時是其所治理教區的總主教,此職 與教宗所指定或批准的主教職相連。 」(《天主教法典》435條)教省由多個教區組成,設教省主教團,定期會舉行主教會議。
    • 都主教:都會教區之主教,通常兼任教省總主教
    • 首席主教:若一國家內有幾個教省,則領導此幾個教省之總主教為首席主教。然而今日此位已無實權。(《天主教法典》438條)
  • 教區
    • 教區(正權)主教:「受委託照顧一個教區之主教,稱為教區主教;其餘稱為領銜主教。」(《天主教法典》376條)
    • (副主教):「在每一個教區,教區主教應設立副主教,他按照下列各 條法律的規定,具有職權,在治理整個教區上協助主教。 」(《天主教法典》475條)但「副主教」一名有誤導,因為副主教只是主教的助理,根據天主教法典事實上不是主教,只是「鐸品」,故此可以由司鐸(神父)而非主教出任。例如楊鳴章在2009年起出任香港教區副主教
    • 助理主教:「如聖座認為適合,可自動任命具有特殊代行權的助理主教;助理主教有繼承權。 」(《天主教法典》403條第3項)
    • 輔理主教:「因教區牧靈之需要,由於教區主教之要求,得設置一位 或多位輔理主教;輔理主教無繼承權。 」(《天主教法典》403條第1項)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左起:楊鳴章、湯漢、李斌生、夏志誠。除了身為樞機主教的湯漢穿紅衣以外,其餘三人也穿上代表主教的紫衣。

由於1949年後中國大陸淪陷,中華教省不復存在,所以香港教區與澳門教區都是直屬教廷的。而助理主教與輔理主教之最大差別在於,助理主教有教區(正權)主教之繼承權,而輔理主教卻沒有。不過「輔理主教」可是一個相當具有彈性的職位。第403條第2項言明,「在比較嚴重的情況下,或是因為個人的原因,可給予教區主教具有特殊代行權的輔理主教。 」。而且助理主教以及第403條第2項所言之輔理主教「應被教區主教任命為副主教」;主教若要特別授權任何人,亦當優先授權予他們(《天主教法典》406條)。只要教區主教出缺,助理主教就能「上位」做教區主教;反而副主教這個職位本身沒有這個繼承權,當教區主教卸任時副主教亦隨之卸任(當然,如果他同時兼任助理主教,那就會「升官」為教區主教)。

上述的教會法內容很悶嗎?現在重點出現了。香港教區雖然有楊鳴章做副主教,但是目前沒有助理主教,卻只要三位輔理主教。楊鳴章、夏志誠和李斌生三位都只是輔理主教。這似乎是教宗方濟各刻意的安排。那怎麼辦?

根據《天主教法典》419條,「主教席位出缺時,直到教區署理產生,教區之管理歸於輔理主 教,如有多位輔理主教,則歸升任較早者,如無輔理主教,則歸參議會,但宗座另有安排者不在此限。」(即「教宗大曬」,此乃天主教教會法系統的最大特色,聖公會和正教會的人通常都對此感到非常無言)

在「正常」參安排下,教區主教在知道自己臨近退位之前,通常都會在教宗得到批准之情況下,提早祝聖助理主教。例如湯漢,在1996年為時任主教胡振中樞機祝聖為輔理主教,同年陳日君被任命為助理主教。2002年胡振中病逝後,陳日君即接任香港教區主教,而湯漢直到2008年才被陳日君任命為助理主教,2009年陳日君榮休,湯漢成為香港教區主教。

2014年教宗宣布任命三位輔理主教成為了天主教界的新聞,因為沒有助理主教,只有輔理主教,代表湯漢的接任人選未定,而當時更成為香港教區的「喜訊」;因為天主教的左膠一直擔心與權貴和中共極為友好的副主教楊鳴章若然成為接班人,香港教區將會澳門化,變得投共(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0712/18797273 )李斌生一直低調,如今被任命為澳門教區主教,更肯定無緣角逐香港教區主教。下任教區主教之位成為楊鳴章與夏志誠之爭,兩者分別代表著天主教香港教區內兩大政治勢力。

楊鳴章輔理主教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楊鳴章與聖公會的鄺保羅一樣都是喜歡與富人為伍。楊與李嘉誠、林鄭月娥等人私交甚篤是公開的事情;2010年羅國輝在諸聖節稱李嘉誠這類地產商為魔鬼以後,楊鳴章竟然為此向李嘉誠道歉,引起極大批評。2015年楊鳴章更邀請林鄭月娥為明愛賣物會致詞,林鄭亦於當日發表「天國留位論」而成為笑話。即使對本土派來說李嘉誠這個大地產商也不是好人,更何況是對那些反資本主義的左膠;因此楊鳴章絕對是天主教內左膠的死敵。我的一個友人甚至還說過一個笑話:某次他與一位上天主教慕道班的老伯談及楊鳴章的惡行,這老伯竟然不知道楊鳴章是誰,以為他是聖公會的人渣,於是說:「聖公會有楊鳴章這種牧師真不堪啊!」可見以「天主教鄺保羅」來形容楊嗚章乃是非常貼切。

楊鳴章長期主管明愛系統的社會服務機構(2003年起任明愛總裁),包括私立的嘉諾撒醫院等,表面上好像很謙虛的服侍窮人;然而,事實上明愛依賴富人的捐助,與聖公會福利協會一樣都是一個公司化、企業化的「慈善團體」。楊鳴章利用自己與上流社會的人際關係為明愛尋找捐款,壯大了「社服派」,亦令社服派成為親建制、親權貴的派系,並且得到湯漢的支持(湯漢在區選前發出的反同性戀牧函就是為了打擊左膠選情,表明割席之意,向土共示好;見舊文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11/08/23942/ )。

夏志誠輔理主教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然而,夏志誠的背景完全相反。與沒有修會背景的楊鳴章直接晉鐸不同,夏志誠是先加入方濟會才晉鐸的,與一般的方濟會士一樣,為人較謙卑,較多工作都是專注於堂區(例如他曾任主任司鐸的慈雲山聖文德堂),亦曾出任校監,2014年起更協調合一委員會,以及兩大左膠組織:勞工事務委員會和正義和平委員會,兩者都是推動天主教社會訓導的「社訓派」。

1990年才晉鐸的夏志誠,在年資上比1978年晉鐸的楊鳴章短得多,而且為人謙遜,似乎無意「上位」做主教,但是他的聲望卻比楊鳴章好得多,因此左膠極力支持他做教區主教。與非常有主見的陳日君不同,由於夏志誠比較平和近人,若他成為了主教,其領導很大機會會受左膠左右,而非在陳日君年代一樣由陳日君不斷推動天主教左膠做事。但楊鳴章當然不服氣,因為資歷、人際網絡和實力他都比夏志誠強,而且天主教內的投共派和土豪都相信楊鳴章可以改善天主教教區與香港政府甚至中國政府的關係,令天主教不再那麼「激進」(陳日君可是這些人的眼中釘,而湯漢是夾在兩派中間)。

當然,即使楊鳴章控制了參議會的多數,最後要取決於教宗的意思;而教宗不可能只考慮候選人的聲望和政治立場,也得考慮他的資歷和在教區內的實力。湯漢暫時身體還好,但若然有甚麼突如其來的疾病,必然會引起教區內的紛爭;而無論是楊鳴章還是夏志誠當上教區主教,另一個人依然都是輔理主教,往往會兼任副主教,足以左右教區。由於下一任主教人選未定,而香港政局急劇惡化,教區內鬥只會愈來愈明顯。我等目前只能為湯漢的健康禱告,希望他長命百歲,龍馬精神,比楊鳴章更長壽。

主後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日

聖法備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