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我看完《那些站在《城邦論》兩端的人》這篇文章後,我很是無奈。我亦是主張及支持城邦論,但我不會敵視公民民族論,也不會將城邦論的華夏觀推向極致。

首先,華夏觀和公民民族論都不是原教旨主義,都是開闊的理論,華夏觀本身就包含多元文化的,自然容得下西方思想,例如民主制度;同樣公民民族論也容得下華夏觀,公民民族是以地緣關係共同信仰價值觀為界線,也就是香港公民民族可以以華夏文化以及西方文化之結合為共同信仰。所以,華夏觀和公民民族論兩者本來就無矛盾,都有共通之處,只是以不同的歷史,文化,以及文字表現,其實殊途同歸。

當初,何志光等人反華夏高舉大漢,根本是無論述基礎,單純為了反陳雲而攻擊華夏及城邦論。(何志光本人親口承認,反華夏只是政治需要,高舉大漢只是替代品,我有cap圖[1] 。)這是以政治,以人而廢華夏城邦的謬誤。

今天,同樣城邦論者也不應該犯上相同的錯誤,為反反雲黨而攻擊「公民民族論」或「自決論」,以及排斥所有來自西方的主義或思潮。

而且陳雲一早就說過,城邦論是開闊的。城邦一詞源自希臘城邦,難道就因為是來自西方,所以是崇洋,就不能用?只要切合香港情況,邏輯合理有效為何不能用?

城邦論是形式,華夏文化是城邦的主體,這是陳雲主張的。但陳雲說過不只一次,本土路是開闊的,他又曾說樂見歸英論者出書談歸英。大家公平競爭,無必要惡意攻擊對方,最終優勝劣敗,香港人自會在當中選擇合適的文化信仰,城邦論者要做的,是相信城邦論,以邏輯道理宣揚之,以行動實踐之。

延伸閱讀:
華夏文化觀之爭議-別因陳雲而廢華夏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9/21/21737/

勿讓華夏觀蓋過自決論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9/27/21992/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紅框,何志光本人親口承認,反華夏只是政治需要,高舉大漢只是替代品。

    紅框,何志光本人親口承認,反華夏只是政治需要,高舉大漢只是替代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