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民海日前現身中央電視台,聲稱自己返回大陸是為了就 2003 年在浙江寧波醉駕撞死一名女大學生的案件向有關執法部門自首。消息傳出後,《頭條日報》旋即刊出李波最新一封家書,其中提到「最近才了解到阿海這個人歷史很複雜,且涉及其他犯罪」。未幾,香港警方收到廣東省公安廳警務聯絡科的覆函,表示「經了解,李波現在內地」。

 桂民海有否醉駕潛逃暫且按下不表,關鍵是桂、李二人皆在沒有出入境紀錄之下「自行」返回內地,且牽涉大陸執法部門。僅此一點,即可判定中共「跨境執法」乃鐵一般的事實,「一國兩制」蕩然無存,任何進一步的解釋只會是越描越黑。

 中聯辦新任法律部長、清華大學法律學院長王振民批評香港今天「不斷放棄…… (英國) 保守主義政治傳統,重拾偏激的政治習慣」。其實,香港人何嘗喜歡與政府為敵?問題出於中共一方不停打壓香港人,摧毀香港彌足珍貴的核心價值,不留絲毫餘地。強推政改、安插李國章入港大、「銅鑼灣書店」五人「被失蹤」……,港人選舉特首的權利、院校自主、言論及出版自由、人身安全的保障,幾乎全被褫奪。689 還要考慮退出聯合國的《禁止酷刑公約》,將香港變成北韓、伊朗,港人焉能不反抗?

 王振民出身「江派」,曾說「『一國兩制』是一個整體,不能分割,『一國』與『兩制』同樣重要,缺一不可」,他不了解習近平的鬥爭思維,實在無可厚非。香港人卻必須認清中共的殖民本質,負隅頑抗,否則劣質管治將會無日無之。

 港大學生發動罷課阻止李國章出任校委會主席,志氣可嘉,但注定徒勞,原因是:在中共的鬥爭路線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根本沒有妥協的餘地。

 要令 689 收回成命,抗爭方式必須升級,向激進、勇武的方向轉移。學生不敢付出代價,教授選擇閉門自保,罷課無異於隔靴搔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