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未長大,就已經老了。

十九歲,是特別的一年,除了下年就要踏入二十歲的慨嘆之外,還有就是很多人生大事,都在這一兩年輕輕的走過。

才剛成年不久,便經歷了許多人生大事,要離開中學,要面對公開試,要踏進大學……這一切一切其實都來得不容易,就是學會咬緊牙關闖過荊棘,就熬過了。

世界總是逼著我們成長,當我還在懷念小時候跌倒都有媽媽扶我一把,輕撫我臉頰之時,原來已經要面對放榜、選科、選大學,好像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決定著你的命運,對於這個年紀的人也許太殘酷吧?

世界還是推著我們前進這單程的軌道,我努力告訴自己,沒有什麼過不去的人和事,我跑進了大學。

然後,我還是呆看著身邊的同學一個個上莊、拍拖、爆4,好像每個人都在他選好的軌道在奔走。從前我總是以為上到大學就是神仙,就會快樂,但其實都不過如此,甚至覺得好像沒什麼事情值得我開心。當我看著同學們在「思量」放學去吃譚仔還是什麼時,我在擔心學校被染紅、我在擔心李波、我在擔心版權修訂條例……

回頭一看,我不斷在成長,在享受青春時光之時,卻發現媽媽的黑髮再也蓋不過白髮,皺紋還是揭露了她被年月摧殘的痕跡。不過,我還是阻止不了什麼……

就是這樣庸庸碌碌的過了19年,做了社會要我做的事。

「縱使身邊的人再多,都是孤獨的,因為面對困難的時候,還得是自己面對和解決。」這是我老早就懂的道理。

人生,都不過是匆匆忙忙的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