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宗教均說,末世多邪教,用假道德迷惑世人,擾亂視聽。就像天主教說不少假教會迷惑世人,或是佛教指現世為末法時代,不少虛妄者僭稱聖人,以惡法為教,迷惑信眾。毫無疑問,我等身處之世,正是偽科學、偽宗教、偽道德者充斥,以偽禮教吃人之世。大家之信念、道德被擾亂。其實,正如宗教所說,魔鬼透過擾亂人心,引誘人犯錯,藉此建立其地上王國。

其實,現在人世間已有個地獄鬼國,由立國歷史到現今國民,全都能看見魔鬼影子。這地獄鬼國之煉成,至少有兩批人有份。第一批是蘇聯,第二批是美帝。

共產泡沫破壞文化

先說蘇聯。共產主義是一套歷史觀,但高舉共產主義旗號的中國共產黨,以打土豪分田地為名,鼓動人心的仇恨和貪婪,劫奪財產為實。早年於蘇區更發行貨幣換走人民手中的國民黨幣,快用完錢就丟下人民逃走,展開所謂二萬五千里長征。(現在則改為申請美國綠卡逃走)

之後,蘇維埃共產黨破壞原有中國文化,殘殺知識分子,將中國原有道德連根拔起。全民大煉鋼打壞原有建築文物,文革殘殺可以解釋道德文化之知識分子。當時大家以建設共產世界為理想,尚有從外族借來的道德觀念,可惜這個理想只是泡沫。文革後發生饑荒,大陸於是改革開放以飽腹。大家對原有共產黨一套深痛惡絕,同時又害怕,變成犬儒的拜金動物,原有用來制約行為之道德卻失去。

在佔旺期間,小弟曾與大陸人辯論,該大陸人堅持此信念:『努力賺錢,移民美國,方為正途。』不少大陸人努力賺錢,造地溝油、三鹿奶粉、假蛋、假竹筍、假香港(前海)、假工程(豆腐渣、高鐵香港段、三跑),殘害國人以殺雞取卵,遠走高飛。

更兇惡之魔鬼是美帝。美帝主要靠製造仇恨、殖入崇洋形象、散佈左膠思想來奴役其他國家。美國毋須花成本牢牢控制你,只須大勢按著其想要的方向走,大家依照美國模式走,美國就能從中套利。中國改革開放後倣效美國,結果由蘇聯這個伏跳出來,掉下更大的伏。

美帝操弄人心套利

殖入崇洋形象方面,美帝透過迪士尼卡通、荷里活電影、象徵式的太空活動等去殖入霸主形象,並標榜美國就是高標準這概念。具體而言,現在全球的西醫都是美式醫療系統,歐洲自然療法、中醫等要讓路。結果美國藥廠大賺特賺。高級餐廳是西餐,廣東菜再非高級餐廳,於是大家肯去半島酒店做水魚被人劏,又或西餐廳劣食可標高價。更甚者,中國人花很多錢也不能泡到的妞,洋腸動一動手指就手到拿來。這是利用了在大航海時代、工業革命以來,亞洲等後發國家的自卑心理。至於利用麥當勞催毀大家的品味此等論調,大家更是耳熟能詳。

製造仇恨則很簡單,以中東為例,首先借華爾街壓低油價,中東國家主要以售賣石油為收入,油價大幅下跌則打亂其財政預算。資金突然緊拙下,就容易擦槍走火。一日中東出事,美國可以找理由出兵,然後插手中東事務,獲取更多利益。

散佈左膠思想此招,想必大家耳熟能詳。左膠思想和麥當勞原理一樣,不過麥當勞破壞你味蕾,左膠破壞你心智。左膠誤讀所謂左翼思想文化,結果讀書讀壞腦,思考方法未掌握,就被一大堆偽知識淹沒。他們因此膠化之餘,也膠化別人。有看過《月姬》的朋友,不訪用「真祖」和「死徒」去區別兩種左膠。此類左膠是另一種被魔鬼控制的可憐人,他們喪失道德,被胡混之思想控制,自以為高尚,正正犯下七宗罪之「高傲」。

中共玩弄敵人惻隱

地獄鬼國是被美蘇兩大邪惡勢力所創造之完全體,既殘害國內人民,又對外輸出惡俗、社會問題,更藉美債、官員逃往美國。現在中共雖有防火牆以拑制言論之由為名來保護國內產業,但QQ抄ICQ、微博抄Twitter、小米抄Apple,中共始終複製了美國模式,被美國從各方套利,尤以美債為甚。中共最擅長就是玩弄敵人的惻隱之心,韓戰時期,中共便將國民黨投降兵推上戰場被美軍掃射而死。所謂人海戰術,只是不斷推自己人上刑場,到最後美軍覺得不忍心,決定放棄北韓。中共這一招也用在香港,牠用大肚婆、新移民等來港,大家一同情這些人就出事。就是因為法官同情新移民,民主黨何俊仁成功令新移民一年上公屋,不用等七年。結果何俊仁使不少香港人無屋住,不能成家立室。

美國玩弄人情醜惡,尚且是惡棍。中國玩弄人性養良,更是喪盡天良。要對抗鬼國堅守道德,首先就要像撲救森林大火一樣,切斷火勢蔓延。地獄鬼國鄰接而又影響到的地方是香港、台灣、澳門。要切斷地獄鬼國之影響,先得香港、台灣、澳門獨立。

香港建國復興儒家

魔鬼要惑亂人心,以上說了幾招,皆是因為本身信心不足,意志不堅,魔鬼才能乘虛而入。因此,大家應有堅定意志,此堅定意志絕非憑空而來,而是從堅實背景而來。華夏五千年文化,儒、釋、道均有完整哲學論述,並以漢字、廣東話為載體,散見於生活各個細節,實為最有力之背景。不才以為,框扶正道,以新儒家領頭重振道德倫理,方為正道。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之新儒家為玄門正宗,上承避秦而來之唐君毅、牟宗三等先哲,新儒家亦桃李滿門,不少弟子均在各大學哲學系任教。儒家講智、仁、勇,無智之仁則是婦人之仁,縱敵入境害人。無勇之仁則是不能推己及人,當今之世,港人智仁勇俱缺,要撥亂反正,便須復興儒家。論正宗、論實際影響力、論時代需要,儒家亦為不二之選,故大丈夫當復興儒家,守正辟邪。

只要將香港獨立於鬼國,並重振儒家,則可守住正義之苖。再輔以港產片為對外宣傳,更可師夷之長技以制夷,對抗美帝荷里活。

至於香港何以獨立?首先對外宣佈獨立成國,並加入聯合國安理會。根據安理會守則,安理會成員國之間不能互相攻伐。此時香港再倣效英國BNO,發境外國民護照,不少鬼國鬼民即爭住做二等香港公民,鬼國之錢財送上門來。有此錢財,再待中國內亂初定時租借深圳、前海等鄰近地區,香港地少人多之問題即迎刃而解。

上述之大事當然不易,不過正如《武道狂之詩》當中荊烈所說:「世上所有值得做的事,都是困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