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羨慕台灣、妒忌台灣,想著想著,卻更清晰地覺得香港人在現況下大抵只能有羨慕和妒忌的份兒。

牛奶出事,台灣人出招即買即退,誓要林鳳營和頂新跟社會說拜拜;黃安高舉大愛中國的旗幟檢舉台灣藝人,台灣群起攻之,連KTV也把他的歌下架,所有媒體對他全然封殺;蔡英文上台了,倚靠的是台灣歷史洪流中用無數血淚堆砌而成的民主體制,從失敗中再站起來,高姿態取回人民信任,這種力量,是來自人民對民主的自信。

香港人,鉛水不追究了,繼續買JYP旗下藝人產品,也準備好銀両排隊到戲院進貢了蝗精。「我入場係支持發哥!」這種藉口即將被極頻繁使用。

香港一大堆政客赴台,一說觀戰,二說偷師,觀的姑且當他們百無聊賴看一場好戲,偷師的卻真不知道他們會如何學習。太陽花學運,香港政客聲援台灣學生衝入立法院;佔領行動,香港政客聲討示威者欲衝立法會。他們擁抱大中華大愛思想,卻在網上聲言支持民進黨,明明國民黨才是他們的同伙吧。「民主」作為口號聽來很動聽,可是有人聽過自慰過就算,回到香港還是忙著割蓆篤灰再譴責。垃圾桶燒一燒,比梁振英更快有反應,生怕有人奪去光環。因為自己甚麼都沒有,所以忙著去替人家開心,開心打卡過後還是回來唱今天我,誰戴口罩誰衝誰叫嚷,誰就是鬼。

看著那些政客的打卡笑容,真的會毛管棟。香港人,自己救自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