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請纓推動「一帶一路」,689 更刻意貶低香港的身份地位,以迎合北京主子的心意。

97 主權移交前的香港,並不是一個純粹的城市。對此,吳叡人教授在《The Lilliputian Dream:關於香港民族主義的思考筆記》中說得最清楚:

港英殖民政府一百五十餘年的相對穩定與連續統治在實質上為香港創造了一個以香港、九龍與新界為領土邊界的準主權領土國家 (quasi-sovereign territorial state) 的制度形式 (institutional form)。儘管英國並未賦予香港自治領導 (dominion) 的地位,但在二次戰後卻賦予港英政府以高度的行政與財政自主,港英政府不僅得以自主制定社會、經濟政策,同時還以香港之獨立身分參與各種國際組織,並在世界各地設有貿易辦事處。在港英統治下,香港有獨立的法律、文官系統、獨立的貨幣、護照、郵政、海關、國際電話區號與國際組織締約權。

陳雲認為「97 前的香港已然是一個國家,《基本法》只是對當時香港狀況的如實陳述」,其亦主要依據上述理由。

97 過後,儘管香港成為「特別行政區」,中共、港共官員卻甚少高調稱呼香港為「市」,通常把「香港」和「特別行政區」連稱,或直接稱「本港」。今 689 竟在答問大會上回答田北辰的提問:「我同意英語十分重要,但我哋有外邊嘅學生嚟,入到課室裏面,不只是本市嘅學生,不只是本市嘅老師,而係有外地嚟嘅同學」,用「本市」來取代「本港」,此舉變相不承認香港的國家實質,強行將香港視作「直轄市」。

《施政報告》又有以下一條:

香港開放程度高、對外關係廣泛、人脈關係密切,在國家眾多城市當中,有「兩制」的特色。特區政府將積極參與和配合國家落實「一帶一路」策略。

原來香港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中一個具有「兩制」特色的城市。正式官方文件尚且如此寫,689 的講法顯然不是偶然即興,而更多出自北京的要求。

何解中共汲汲於強調「香港只是一個城市」?這與習近平判斷「『一國兩制』出現了新情況」有關。

所謂「新情況」,即是「新本土主義」(《環球時報》用語)的冒起。樊鵬《警惕香港「新本土主義」》指出:

……近兩年,香港學界陸續出版《香港城邦論》等書籍,雜糅和利用流行的「新本土主義」詞彙和理論,嚴重扭曲了香港歷史和港人意識。

「新本土主義」現象本質上不是一種單純的學術研究和文化論述,其真實目的在於誘發香港本土意識,構造香港本土論述,最終實現所謂「香港完全自治」的政治目的。儘管發動「新本土主義」論述的少數文化精英自我標榜不同於「港獨」,但這些人卻極力激發香港人有別於大陸的主體意識,試圖通過「新本土主義」理念引領未來的社會運動。

既然「新本土主義」的始作俑者為陳雲,而陳雲主張「香港是中國轄下的附屬國」、「雖無國家之名,卻有國家之實」(見《城邦主權論》),習近平當然要從根源上著手,向港人反覆灌輸「香港只是一個城市」,以消滅「新本土主義」於萌芽狀態。689 正是為此吐出「本市」二字。

香港淪為「直轄市」,標誌著歷史的倒退。港人要麼謀求直接獨立,創建共和;要麼利用大型群眾運動促請英國政府介入,宣佈《聯合聲明》失效,再而恢復香港 97 前的準國家狀態。否則,自信盡失,日子將會一天比一天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