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上海狄斯奈樂園(Disneyland)正式開幕,網民興奮之餘,也調侃「以後沒人去香港了」。這條觀察,既對,也不對。香港過往一直以中國門戶的角色出現,是中國走出世界的碼頭;現在,中國強大起來了,該換世界走向中國了。狄斯奈樂園作為美式文化帝國主義的象徵,十年前先在行海洋法的香港落腳,如今在上海開受中國法律約束的分號,頗有以前八方來朝的意思。但是,香港還未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只不過角色從讓中國走出去,變成讓世界走向中國的代理人。

近日來,香港反對派借李波事件大肆炒作,再度展現港人目光短淺、凡事政治化的特徴。李波失蹤,難道只是宗政治事件嗎?背後的經濟意味不同凡響,不顧民生的反對派卻看不到。近年來,隨著國家強盛,對外經貿增加,進出中國的外國人也越來越多。然而,中國自古以來(註)便提倡自給自足的哲學,乃反全球化的先鋒,護照的免簽國不怎麼多,批予外國人簽証的標準也頗嚴,種種繁瑣的行政程序雖然維護了老祖宗傳下來的家規,卻也抑制經濟發展與人力資源流動。此時,香港作為一個兩制的化外之境,便能以白手套的角色為大陸帶來不少方便了--上文提到的李波與另外四人,登上俗稱『洗頭艇』的船隻返回內地,毋須回鄉卡,自然也不會有入境紀錄。不少外國人聽聞此消息,均為有另外一個回大陸的選擇感到興奮。雖然有法律界人士質疑此舉是否合法,然而法律不總是正義的,若有不公正的法律,公民抗命便是正義的;若有不方便的法律,國家藉灰色地帶規避法律,保障公眾利益之餘同時維護以法治國,便是正義的。這種進入中國的方式以規避法律的形式達致最高效率同時維護法紀(以下簡稱以致紀),值得提倡。香港能讓人以致紀的方式提供進入中國,這條一帶一路如此特殊,誰又能說她不是「超級聯繫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