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16歲少女周子瑜,因一次無意舉動而遭受鄰國謾罵。之後更因鄰國人民財大氣粗而逼使公司低頭臣服,作出道歉,失掉尊嚴。

同樣情況其實於香港亦然。撫心自問,即使香港沒有689等賣港狗官推動赤化,香港人實際上亦無可選擇地必然走上此歪路。皆因香港人一直推崇之資本主義使然,於鄰國強大資本壓力之下,港商必如子瑜般被鏈住春袋,向鄰國臣服。

資本主義、自由市場之捍衛者相信其意識形態能將個人自由及自主性發揮到極致。如Milton Friedman曾論,深植於個人財產權的"選擇的自由"(freedom to choose)乃資本主義最核心的道德。

但現實情況可見,資本主義明顯帶有破壞個人自由及自主性理想的特質。第一,資本主義中的資本與勞力間之支配關係必然構成普遍限制。私有財產制賦予廠商指揮受僱者行動之權威。僱傭契約之重點在於受僱者同意聽命行事。此論點亦深受香港基層所明白,正正為鏈住春袋之感受。第二,資本主義產生的財富及收入巨大不平等使真正的自由在人與人之暗存在著顯著的不平等。所謂真正的自由內容極廣,當中包括個人能有效實現人生規劃及作出適切自身位置的重要決定等。在此意義上,財富及收入的巨大不平等讓部分人擁有更多自由。無論從子瑜事件還是香港的演藝界、商家等都可見一班。資本主義明顯為個人自由及自主性築起了高牆,阻礙自由的徹底實現。

故要讓香港人重獲真正的自由及自主性,必須正本清源,發起一場真正的革命取代現有制度。倘若只重視政治上之話語權而忽略了價值結構的影響,香港人世世代代的春袋亦會繼續被鏈,直到永遠。